1. 首页
  2. 炒股学院

内卷的骗子远比内卷的行业竞争对手可怕,从实体矿老板到虚拟矿主的幻灭

内卷的骗子远比内卷的行业竞争对手可怕。从实体矿老板到虚拟矿主的幻灭。

认识S君有些年头了。S君是标准的富二代出身,家里有两个煤矿、一个高岭土矿,十几年前属于日进斗金的存在。

S君身上几乎没有富二代的优良品质,不耍钱、不玩车、不鼓捣收藏、也不收购酒庄。他是个比较轴的人,心里只是想着如何洗去矿二代的名声,玩出自己的一片天地。

十年前,S君老爹酒喝多了中风,S君开始接管家族生意。他逐渐清理了矿业资产,带着大笔资金进军房地产,我们也是在那时认识。

他运气好的出奇,刚卖完矿,就赶上了大整顿,进入地产圈也是非常的高调。但从认识他那天,我就觉得他干不了房地产,人太单纯,不擅交际,想法还超前。

s君的第一个房产项目果然一波三折,利润低不说,时间还扯得长:队伍要组建磨合,供应商要沟通选择,行业主管部门的关系更是要花时间维护,他从原公司带过来的人,根本帮不上多少忙。

于是别人干三年就完成的项目,s君五年才收尾,收益和原来的矿业公司更是没法比,心里的不平衡感越来越强。

一六年时,s君认识了香港的黄老板,黄老板忽悠他开矿挖虚拟币。

这是s君第一次见到不需要报批备案,不需要机构监管,不需要安全设备,不需要环保投入,挖完了还不需要回填,没有矿难、没有赔偿,没有加工处理、没有仓储运输的矿。

黄老板出手阔绰,提出双方各投二千五百万,合资成立科技公司,黄老板占股百分之四十九,负责招募高科技矿工、采购必须的设备、建立销售交易渠道、招募更多投资者。

S君负责找到便宜的工业用电,负责租办公用房、组建管理公司、维系地方关系等。

一七年初,双方的合资公司开张。从那时开始,S君才感受到当个高科技矿工的艰辛。

用着最贵的电、买着最贵的设备、租着最贵的房、雇着最贵的人,吃着最便宜的盒饭,睡最少的觉这就是他真实的写照。

如果操碎了心、跑断了腿,能带来真金白银的收益,也算能接受,S君没有想到的是,他正在陷入一个深不见底的陷阱。

一方面,黄老板除了合同签署时划来了300万的股本金,其余的2200万迟迟未到,理由呢无非是海外资金进入国内时间较长、手续太复杂之类。

S君苦等半年未果,每次郑重给黄老板提出来,黄老板都会把他忽悠到香港,见各式各样的投资人,总之,所有投资人都非常看好这个项目,希望溢价收购部分的公司股份,愿意帮助S君来香港上市等等。

另一方面,公司核心的技术人员都是黄老板从香港、深圳招募来的团队,S君很快就发现这些人阳奉阴违,只听黄老板的命令。

半年内公司挖出来的比特币都控制在这几个技术人员手里,而黄老板则借口目前比特币一直在涨,坚持按兵不动,再等一波行情,丝毫不考虑公司流动资金正在陷入枯竭。

而S君也在公司听到了各种风言风语,什么黄老板的嫡系在设备采购上吃掉了三成的回扣,什么黄老板已经把公司的比特币都卖掉,钱进了自己腰包等等。

留了个心眼的S君,在给公司又贴补了几百万之后,开始慢慢将黄老板的人从公司的核心位置上淘汰下来。

结局大家都能猜得到,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黄老板的人突然卷币潜逃,还没等S君组织人追讨,黄老板已经举报S君私接线路盗窃公共用电,且数额巨大。

S君被要求协助调查,自然无力追讨黄老板,等他处理完公司的麻烦事,黄老板和他的马仔们已经将比特币都处理干净,连黄老板在香港的科技公司也变更了实控人,所有和S君发生过交集的人都人间蒸发了。

亏掉几千万倒还不至于让S君走上绝境,但没倒在传统矿业、反而让虚拟矿业给收拾了的宿命论,把S君的心气给打没了,至此一蹶不振。

去年年底在一家慢摇吧偶遇了S君,方知他两年多的时间里什么都没干,就打算吃家里的老本算了。

在他看来,当下的市场,不是简单的行业内卷的问题,至少同业竞争还没到易子而食的地步,真正内卷的是骗子,也因为骗子的内卷,它们已经不仅仅是惦记的问题,更没有蓄水养鱼的想法,而是比着吃人不吐骨头还速战速决。

内卷的骗子远比内卷的竞争对手可怕,听到这个结论,跟我们一起喝酒的某非主流电影制片人露出了不屑的笑容。

内卷的骗子远比内卷的行业竞争对手可怕,从实体矿老板到虚拟矿主的幻灭内卷的骗子远比内卷的行业竞争对手可怕,从实体矿老板到虚拟矿主的幻灭内卷的骗子远比内卷的行业竞争对手可怕,从实体矿老板到虚拟矿主的幻灭内卷的骗子远比内卷的行业竞争对手可怕,从实体矿老板到虚拟矿主的幻灭内卷的骗子远比内卷的行业竞争对手可怕,从实体矿老板到虚拟矿主的幻灭内卷的骗子远比内卷的行业竞争对手可怕,从实体矿老板到虚拟矿主的幻灭

原创文章,作者:景合财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hyyfw.com/show/1107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