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炒股学院

任何一个股票砸跌停(连砸12个跌停)

任何一个股票砸跌停

作者| 猫哥

来源| 大猫财经

最近,关注股票的朋友都知道仁东控股,从11月25日到12月10日,连砸12个跌停,市值缩水74%,股东平均损失205万,跌得连亲妈都快不认识了,名副其实的“最强绞肉机”,而且,这个跌势完全无法控制,最终也不知道会到什么价格。

本来呢,这只票前十来个月一路慢牛,从15元一路拉到64,涨了4倍多,引发闪崩的原因是因为北京市海淀区国资委发了个通告——决定终止海科金集团对仁东控股为期一年的协议托管,就这么个小变化,股价就崩了。

任何一个股票砸跌停

为什么会这么惨烈呢?

一句话解释——因为这就是一只纯粹的庄股,长期控盘,对于庄家来说,该赚的都赚了,这个壳已经没什么可利用的了,崩就崩了吧。

就这么简单。

如果想了解更多的细节,那就得从十几年前说起了,这股票从上市那天起,各路玩家进进出出,也算是一个“传奇”了。

仁东控股前身的前身叫宏磊股份,2007年成立,做铜加工的生意,2011年12月上了中小板。

宏磊股份上市就是个奇迹,为什么这么说呢?

上市前夕,它的控股股东宏磊控股爆出债务危机,金额高达25亿,这里面还包括大量民间借款,过会之前,因为债主逼债,宏磊控股一度濒临绝境。

但是,就是这么个货,也成功上市了。

这结果让很多人对宏磊股份的女老板戚建萍刮目相看,但是,表演才刚刚开始。

上市前三年,宏磊股份的净利润最少有2051万,最多8479万,看起来还可以,但上市第二年,净利润就从8479万直线跌倒1955万,降得有点快啊。

为啥呢?

原来上市公司花了8900万买了大股东手里一个小贷公司14%的股权,再一细看,大股东还通过应收票据违规占用上市公司资金高达4.63亿元。要知道,宏磊股份当时的净资产还不到10个亿,其中5.41亿还是IPO融来的。

这就是大股东把上市公司当提款机了呗!

监管肯定看下去了。2013年,深交所对宏磊股份、控股股东、实控人戚建萍、10名董监高进行公开谴责,3名独董通报批评,没有一个无辜的。

按理说,监管都发怒了,那得老实会儿吧。戚建萍根本没把这当回事儿,年底出财报一看,大股东占用上市公司的资金已经达到了8.33亿!

监管怒了!

2014年7月,浙江证监局来了个重手——要求宏磊股份“应当在收到本决定书之日起30个工作日内,作出免除戚建萍董事长、总经理、董事会秘书、董事职务的决定”。

直接给了个红牌,罚下场了

戚建萍不能当实控人,也不能痛快的取钱了,那就索性卖了吧。

这时候,另一个女性登场了。

这个女老板叫郝江波,是柚子资产的法人代表,本身没什么出奇,之前在北京地税干过十几年公务员,但是呢,她老公厉害。

她的老公是山西德御系创始人田文军。

两个女老板的交易怎么做的呢?

郝江波为代表的新股东花了21.71亿买了老股东的股权,然后戚建萍又花了14.79亿把上市公司里的流动资产、实业股权给买回来了。于是,新股东拿了个干净的壳,老股东原来的资产一分没少净赚了好几亿。

怨不得大家都想上市,这比做什么铜加工挣钱快多了。

接下来的舞台,就交给了郝江波、田文军夫妇和山西德御系。

这德御系可不一般。

2010年前后,田文军相继完成对几个粮油商的整合,成立了“德御农业”,然后迅速在美国纳斯达克上了市。从那时候起,田文军、任永青、张俊德等“德御系”核心人物都进入了资本市场,实业、金融两手抓。

德御农业通过VIE结构控制两家家境内投资公司:龙跃投资和君大乾元。

不过,光有投资公司还不够,还得有钱。

钱最多的地方是银行,但找他们借不太容易,那就把银行买下来吧。于是“德御系”通过旗下龙跃集团、和柚实业,入股了山西潞城农商行、晋中银行、阳泉市商业银行在内的山西十余家银行。

迈进了金融系统,找银行借钱方便多了,但怎么赚大钱就要靠自己了。

德御系杀进了股市,采取了简单粗暴的战术:

● 1、挑一家市值不大、业绩不好的上市公司,买买买直到拿下控股权。

● 2、通过投资或者并购重组,把主业变成市场追捧的好概念,最好干脆改名换姓,然后释放利好消息进而推高股价。

● 3、借由杠杆的力量迅速壮大自己,通过融资或者反复质押股权来获取资金。

● 4、以上步骤不断循环,最后获利了结。

德御系的著名战例很多,典型的比如北讯集团。

他们先是成了齐星铁塔的实控人,然后运作了3年,完成了对北讯电信的收购,齐星铁塔更名为北讯集团。

然后股价就爆发了,从3.8一路奔着28就去了,挣钱之后留下一地鸡毛。

任何一个股票砸跌停

对顾地科技的操作也很暴力。

2015年12月,广东顾地把自己的股份卖给了山西盛农,顾地科技的实控人变成了德御系的成员任永青。之后没多久,公司股价涨了4倍,然后也是一地鸡毛。

任何一个股票砸跌停

不过相比美股,他们在A股的战例只能算小儿科。

德御系旗下的稳盛金融,2016年11月股价是30美元,三个月后干到465美元,整整15倍,如果按照2015年底的6.5美元来算,13个月涨了70倍,这一波就够了吗?

当然不够,股价从465美元跌回20美元之后,又再次被暴拉到381美元。然后一地鸡毛。

任何一个股票砸跌停

一只票同样的套路来两遍,不服不行。

这样能作妖的金主爸爸,拿下了宏磊股份,会风平浪静吗?

前面说了,德御系把宏磊股份的原有业务清理干净了,按他们的套路,需要注入一个好概念。

这次他们瞄准的是市场新热点——“金融科技”,花了14亿买下了从事第三方支付的广东合利90%股份。

广东合利看起来光鲜,实际上质地并不好,并购时的业绩大概是这个样子:

任何一个股票砸跌停

营收大概4、5千万的样子,在三方支付公司里排不上号,但是就这么个公司卖了14亿。

一般来说,这种买公司的方式都要签个对赌协议、做个业绩承诺,这样更安全吧。

德御系不按这个套路出牌,对手方根本没有给出任何业绩承诺。

买方不急,交易所急了,反复追问这个问题,最后也怪了,对手方啥话没说,买公司的德御系站出来了,做出2017年、2018年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14亿元、2.18亿元的业绩承诺。

这么好的买主真不多见。

但这个增幅有点大啊,之前最好的年份净利润不到1200万,现在直接承诺要达到1.14亿,第二年还要翻倍……

真能做到就太厉害了!

然后,奇迹出现了,次年广东合利业绩大爆发,实现营收8.67亿,净利润8426.27万元。

业绩这么好,但负责审计的会计师事务所不干了,给出具了一个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主要两个事项,一是商誉没有减值测试,二是关联交易无法识别。

因为两家关联交易的公司,就是龙跃矿业和易佳易贸易公司,都是德御系核心企业龙跃集团的全资子公司。

这你就明白会计事务所的担心了吧,就差直接说假账了。

但这些都是浮云,因为在这之前,宏磊股份股价已经飞起来了。

宏磊股份2015年11月17日停牌,直到2016年8月8日才复牌。期间大盘跌了20%,凄风苦雨,外部环境很差,但宏磊股份复盘当天就以涨停收盘,之后又连续拉了几个涨停,成了市场的关注点。

都是德御系干的吗?不是,这时候围猎的资金可多了去了。

● 大股东是德御系旗下的和柚技术,占比27.35%;

● 二股东是张永东旗下的民众创新,占比18.56%;

● 三股东是杭州焱热和仁东科技,各占比5.27%;

● 四股东景华,占比5.09%。

从复盘开始,这几股资金反复拉拽,你买完我买,张永东自己买了还不够,还叫上了地产巨头京基集团大公子陈家荣,陈家荣连续加仓,也一口气买到7.69%。

这么多钱冲进来,股价能不涨吗?半年时间涨了4倍。

到了2017年,宏磊股份干脆改了个概念更好的名字——民盛金科。

改名当年,几股资金消停了一段时间。

时间来到2018年,德御系突然爆雷了!

这么有钱的主也会爆雷?会的。

前面说过,德御的主业是农业,但醉心炒股之后哪还有心思搞那玩意,所以规模一直没起来,德御的钱从哪来的呢?主要还是银行。山西不少银行的坏账都有他们的身影,因为违规放贷,不少银行里的人还受了处分。

但这么玩迟早出问题,2017年,德御系旗下龙跃实业出现大额融资风险,据说融资风险敞口高达360亿元,整个山西都急了,成立了专门的领导小组,引入东旭集团、庆华集团和华讯方舟三家公司帮忙化解。

庆华集团是内蒙古霍庆华的产业,他的公子叫霍东,霍东成立的仁东科技本来就是民盛金科的三股东,德御一出事,霍东说,干脆这个上市公司的股份转给他得了。

于是一番运作之后,霍东的仁东系公司就成了民盛金科的控股股东,民盛金科也更名为仁东控股。

新实控人来了,那就好好干事吧,但他们出的第一招就有点神奇,而且姿势新奇,瑜伽大师都学不会。

怎么操作的呢?

2019年7月,仁东控股的大股东跟海科金集团签署了一份《一致行动人协议》,约定大股东把在上市公司的表决权委托给海科金集团,海科金集团每年能收入2000万。

白给上市公司表决权,还给钱?对,没错。

新的大股东怎么想的呢?他看中的是海科金的国资背景,当然,海科金也承诺,1年内给仁东控股提供不超过50亿的资金支持。

虽然思路有点奇怪,但事都办完了,接下来就忙乎主业吧。

看起来仁东控股的概念包括“移动支付”、“区块链”等等,但真正的主业,恐怕还是炒股。

前期准备做完,一众牛散、私募跟着就进场了。

其中比较独特的一家,叫崇左中烁。这个机构是在2019年10月14日成立的,到年底12月31日,已经持有仁东控股1528万股,占总股本的2.73%,到2020年一季度末,增持到3.77%,已经成了第七大股东。

怎么做到的?买股票呗!

在这个过程中,仁东控股的股价一路高歌猛进,崇左中烁赚得盆满钵满。这个公司什么来头呢?

从这家公司的股东穿透看,核心人物一共四个——王石山、黄浩、刘长勇、邵明亚,他们各自认缴出资2500万左右。

任何一个股票砸跌停

这四位是什么人呢?其中三个都是仁东控股的高管。

任何一个股票砸跌停

● 王石山2018年7月开始担任仁东控股副董事长,目前是仁东控股副董事长、董事、总经理兼财务总监。

● 刘长勇2018年7月开始担任仁东控股董事,目前是副总经理、非独立董事。

● 黄浩2019年3月加入仁东控股,担任其副总经理。

按说呢,高管及相关人员持股变动应该写清楚的,但是这几位的持股情况压根没出现过。

任何一个股票砸跌停

高管找个壳把自己包住,然后再去炒自家公司股票就可以了?

一看这些家伙这么干,海科金不干了,承诺的50亿没给,海淀区国资委也决定终止协议托管,公司实控人重新变更为霍东。

但这利空消息一出,仁东股价还先大涨了两天,典型的陷坑模式,随后开始连跌模式。最后,11月25日开始憋不住了,连续跌停,从高点的64跌到了12月10日的16.99,没有停下来的迹象。

在股吧中,早就有人预报说仁东控股走势不符合规律,是个“典型的庄家,崩盘时间不远了,散户别当接盘侠”。庄家左手卖,右手接,股价炒上天,就等脱手找接盘侠。一旦崩盘,就会断崖式下跌。

但是很多人是不理会的,光融资买入的余额依然高达30.41亿元,占流通市值比高达23.3%,所以一旦开始跌就根本止不住,强平都卖不出去,每天都是天量的求生卖盘。

任何一个股票砸跌停

有网友已经在股吧中表示:“融资已经爆仓了,欠券商200万了”。

任何一个股票砸跌停

依旧是熟悉的套路,换了庄家,还是一地鸡毛。

现在,仁东控股已被认定为庄家操盘的个股,该庄家已被司法部门控制。

那些损失惨重的股民,又该怎么办呢?

原创文章,作者:景合财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hyyfw.com/show/182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