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基金知识

私募基金的评级难点(私募投资要点难点痛点在哪里)

在近日由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高金/SAIF)举办的2016中国私募证券投资研究论坛上,来自国内银行、信托以及私募投资、研究机构的相关代表参加会议,并就业内关注的私募证券投资基金评价体系、私募证券投资基金配置需求与方法等热点话题进行了深入讨论。

议题

1

私募证券投资基金评价体系

私募基金的评级难点

华润信托总经理助理刘辉、华宝证券资管部总经理李杰、诺亚财富研究总监李要深、上海申毅投资总经理申毅、深圳博普科技投资总监袁豪等五位来自业界的嘉宾围绕“私募证券投资基金评价体系”,各自从自身实际应用的角度展开了交流与分享。

华润信托总经理助理 刘辉

私募基金的评级难点

要选择私募基金,无论是做评级或者做投资,首先不得不评价,而这一定要有一套方法去甄别。CHFRC评价体系中的四个象限,我觉得是很重要的。我们的内部评价主要是在四个象限的右下角。因为我们的目的很单纯,就是投资,就是给客户赚钱,但我们感觉如果我们选择第四个象限的话,其实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客户不同,投资的钱来源不同,对应的整个方法论可能就不太一样,这个是非常重要的。作为我们来讲,客户应该是机构投资人,长期的机构投资人。如果我们以长期配置的钱为客户基准的话,我们会更多关注风险指标而不是收益指标。

华宝证券资管部总经理 李杰

私募基金的评级难点

当前市场对于FOHF的认识仍然不足,当前FOHF发展就像“农民耕地”,业界必须沉下心来。首先,市场和委托人要对FOHF的价值应有正确评估,认识到FOHF的门槛优势和专业性。其次,在未来,FOHF应体现大类资产配置灵活性、可评估性。

诺亚财富研究总监 李要深

私募基金的评级难点

在整个评价、筛选私募基金的时候,我觉得风险是第一位的。我们作为财务管理机构的研究部门,研究学术和研究现实至今,我们用了很多的方法,最后结合这几年的实践,发现看起来指标越简单越好,一个是年化收益率,一个是最大回撤。但现在越来越多的私募证券公司,策略越来越多样。而所有的产品里面涉及误差,造成单独看每一段时间市场都很好,包括综合指数,但在现实生活当中根本不可能有平均的业绩,因为这个市场变动非常频繁。因此我们这几年更多的推“盲人”的概念,当然收益肯定没有榜单上看起来那么炫美,但是收益是相对比较稳定的。尤其对于资产配置长期来看,最核心的要素是少亏钱而不是多赚钱,因为多赚钱未必拿得住,连续赚了几个百分之百,最后可能什么都没有。

另外我们在评价证券基金的时候,光说收益是不靠谱的,一定要加风险。从财富管理的角度来讲,客户一定要分级,是不是私募基金将来也可以这样分,比如说高风险和低风险的,对客户的风险变化进行匹配。我们非常看重风控,且一定要有独立的风控,这决定在流程上、在制度上要规定好,确保可以有能力有权力执行措施,但这种在目前的市场上相对比较少。

上海申毅投资总经理 申毅

私募基金的评级难点

从私募自身的角度来讲应该怎样评价和评选?我觉得分两类,看是平台还是独立经营,平台的话评价的是商业模式,是公司架构商业模式的发展。相对稳定的公司的结构往往做的好的时候是持续性更好,这个跟波动有关。

深圳博普科技投资总监 袁豪

私募基金的评级难点

我们博普科技是多策略的量化基金,在评价一个交易策略的历史表现的时候,也用到CHFRC采用的很多不同的评价方法,除此之外我们比较关心的一个点是容量,可能不再关心一些容量特别小但又特别高的交易策略。比如说有一些偏高的交易策略,我们就不太看它的绝对收益率,反而是关心其绝对值上赚了多少钱。这种大容量的交易策略,才更有可能增长我们的管理规模,给投资者带来更多的收益,否则更多的投资者进来只会稀释了这方面的收益。

议题

2

私募证券投资基金配置需求与方法

私募基金的评级难点

光大银行上海私人银行部总经理华伟达、中金家族财富管理总经理李强、阳光保险惠金所投资总监徐春、道朴资本董事长王红欣以及华软新动力资产总经理徐以升围绕”私募证券投资基金配置需求与方法“这一话题进行了热烈的讨论。

光大银行上海私人银行部总经理 华伟达

私募基金的评级难点

大家说的很多策略的有效性还有以往的基准基本上是按年来比较,但是从客户来说,从委托人的角度来说,他始终会以今天的钱和今天的收益来找参照物比较,这样会给投资带来很大的困扰。而一旦时间缩短以后,我觉得形成不了规律和客观的评估。所以从商业银行来说,我们下一步考虑的方法,有可能会从需求端角度把时间和钱固化下来,给我们管理人以充分的表现,把策略施展出来,为资本市场或者私募证券基金做一些贡献。

中金家族财富管理总经理 李强

私募基金的评级难点

目前有三个问题,一是我们要有很好的量化研究和投入,这需要巨大的投资,我们在海外看到很多机构会请一些大学的教授、博士,这是对人才的投入。第二个是IT和系统,中国行业的重视度,整个证券交易系统,都比国外落后一点点,而这个实际上是未来的硬伤,且中国的市场管理,交易的机制,系统的应用投入这方面差距很远。第三,在协会里,在圈子里,声誉、品牌是生命,这个是系统工程,需要时间。

阳光保险惠金所投资总监 徐春

私募基金的评级难点

第一个就是策略的择时非常难。波动大的时候,我们做策略的择时就有很大的困难,很难选择哪一个策略会表现好。所以在极端的市场环境下,很少的一点时间影响了大部分的收益。第二个,策略指数的相关性。我们在国内的测试研究,这些常见的大类的策略指数平均的相关系数大概在0.2到0.5之间,我们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非常有利于FOHF的数字,这说明相关数字整体还比较低。第三点,做FOHF的组合到底是在做策略的配置还是做资产的配置,我们觉得我们既是在做策略的配置,也是在做资产的配置,但是归根到底本质上在做一个不同收益风险单元的配置。我们要通过策略看它的收益风险的来源,去看每一个策略的波动率从哪里来,每一个基本的因子对波动率的贡献多大。在未来的市场里面,我们看得到这样的因子的风险在哪里,据此来做风险的预算,对于我们不能预测的因子,唯一能做的是把这种风险去掉。

道朴资本董事长 王红欣

私募基金的评级难点

我觉得中国的私募行业未来财富管理行业十年、二十年会有一个很大的发展,但这一两年还有很多挑战,无论是经济转型还是国家监管政策,或者我们行业的量化具体现象,短期内会是一个比较困难的过程,但是走出这个困难以后,未来是比较宽广的道路。

在大类资产配置方面目前存有两个问题,一个是风险很难估计,国外有很多学术论文,好多业界的论证,但到底风险溢价是多少,谁也说不清楚。第二个,因为主要是大类资产之间的配置,大类资产内部相关性基本比较高的,如股票之间都是在60%到80%之间,这样一来风险的控制能力相对是有限的。策略配置反过来讲,因为我们的策略基本是阿尔法策略,从理论上来讲系统的风险已经剥离了,这样相关性可以做的很低,甚至是到20%到30%,在这个基础之上我们做策略配置分散化的价值更高。所以我觉得策略配置的收益和风险领域,应该比大类资产领域要高,但挑战是容量有限。

华软新动力资产总经理 徐以升

私募基金的评级难点

从中国的实践来讲,我们觉得策略配置的空间相对大于资产配置的空间。传统的资产配置,可能有很大的配置是地产的配置,海外资产的配置,股票的配置,总体来讲可以把对冲基金当成另类资产纳入配置组合。在金融资产里面,简单的配置中如果说股票债权的比例是6:4这样的比例,相对来讲风险比较高的。

原创文章,作者:景合财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hyyfw.com/show/439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