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基金知识

草根也有私募基金(一个草根私募的自白)

草根也有私募基金

作者:方锐-务圣投资

来源:雪球

我个人认为自己是个保守的投资者,如果非要贴个标签的话,我认为自己是经过市场打磨历练专注基本面研究与价值评估的保守型投资人,这主要是和自己从事投资的经历有很大关系:从一开始自己就没有除了股票投资以外的第二收入,这或许造就了我偏保守的操作风格,基金操作也轻易不会满仓运行。

接触股票是从高一(1998 年)开始的,当时有个同学已经在接触股票了,就听他讲过一些基本的概念,然后自己开始关注财经媒体。高一时主要是看中国经营报,那个时候的中国经营报的内容非常具有计划色彩,但却是当时的主流财经媒体。高三时,21 世纪经济报道创刊,记得 2001 年第一次看到 21 世纪经济报道的封面文章是关于李泽楷的,香港首富的儿子一下子就吸引了我。报纸的内容也更加市场化。每周必买,每周必读。同年,经济观察报创刊。再之后是第一财经日报和每日经济报道也纷纷创刊。我早期有关财经与投资的知识基本是从这些财经报刊得来的。

兴趣爱好使然,大学读了财务管理专业,并在大一时将核心的专业课自学完毕。一进入大学就开始进入股市实战。

进入股市的第二年(03年),我就在捕捉套利的机会. 03年四季度,“中国式套利”便出现在我的实战组合中。当时,某家电上市公司宣布了由中金公司主导的母公司拟吸收换股合并上市公司的方案,A股市场的首例吸收换股合并拉开帷幕。母公司以IPO价格与子公司以21.15元进行1:1换股合并。但当时IPO价格未定,只规定了15倍的发行PE(但按照当时的预测每股收益计算,预计IPO价格也就几块钱).记得方案刚出来时,某段时间,市场价格仅比换股价溢价不到5%。新股不败在十几年前的A股市场当然是铁律,尤其是低价发行的新股。但当时的市场对新鲜事物尚缺乏基本的认知。显然,重大套利机会出现。我于四季度重仓买入后,04年一月底,该股便走完全部审批流程,并成功上市。上市首日便卖出,该股首日涨幅78%,三个多月便获利70%。在此后的日子里,吸收合并,要约收购,可转债等诸多低风险的套利机会我大都有适当的参与。

2002-2004期间,我基本是以消费类股票为主(非套利),比较经典的例子是04年二季度,重仓某白酒类公司M.当时的分析逻辑是:其过往五年已生产未销售的库存酒合计约4万吨(其中高度酒约八成,低度酒约两成。按照生产工艺,该公司库存酒五年后才出厂销售),当时出厂价高度酒约40万/吨,低度酒约30万/吨,因此库存价值约为150亿,账面现金约20多亿,预收账款约7亿,应收账款几乎为零,没有有息负债。毛估其清算价值大约170-180亿。而当时(约04年5月)其总市值仅为90亿,且其存货抗通胀属性极强,其价值可以不断升值,显然严重低估,因此成为当年的绝对第一重仓股。几乎是同一时期,还重仓买入了某B股的酒类公司Z。Z公司没有任何有息负债,资产负债表干净整洁,以其当年动态盈利计算,股息率接近9%,且其年成长率在30%以上。依稀记得,国内当时该酒类人均销量仅2升多点,日本人均7升多年,欧洲国家每年几十升。且外资品牌在国内尚缺乏辨识度,其成长空间诱人,毅然买入。

05年上半年,某连锁零售股S纳入视野。当时其在家电细分市场已经是全国第二,利润以翻倍的速度突飞猛进。在港股上市的仅盘踞于上海的竞争对手Y排名第三,其门店数量,收入,利润,全国扩张程度等都逊色于S,但是其港股的总市值竟然超过A股上市的S不少(S当时总市值不足50亿).S公司按照05年动态利润估算,PE约12倍,考虑股改因素(普遍十送二到三股)仅10倍左右。作为取代3C中间商的颠覆式的行业领导者,其行业空间广阔,潜力极大,严重低估,因此纳入组合,重仓配置。

在医药股方面,06年上半年买入某OTC医药股J.当时发现在剔除其与主业无关的亏损子公司后,动态PE仅为10倍。其拳头产品单品销售额当时已达8亿元。其总市值当时不到13亿,而过去二十年,其在主流媒体的广告费投入合计达20多亿,且当时主流媒体每年的广告费正以15%的速度递增。OTC药业核心资产即为其品牌,其品牌重置成本仅从广告费看已经超过20亿,对应其13的亿的市值,股票被明显低估。

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从2005 年底开始,银行,公用事业,制造业等也逐步纳入我的投资组合。2008 年底开始,保险股逐步纳入投资组合。期间,可转债,吸收合并套利等也间歇配置了一部分仓位。至今,消费,金融,医药,优势制造,泛公用事业等几大领域是重点配置的板块。

在职业选择上,05 年大学毕业后,我没有循规蹈矩选择去找工作,而是直接成为职业投资人。起初,自己本金量很小,依靠指导少量亲戚和客户的个人账户谋生。07 年时,管理资金已小几千万,但因为是私下管理,没有公开业绩,无法吸纳资金,便曾打算借通道与云南信托合作发行阳光化的信托产品,未成行。13年,我成为《证券时报》的特约撰稿人,写过若干篇专题文章(14年后,因写作不是主业,就谢绝时报的约稿)。

直到 2014 年基金业协会批准了首批 50 家私募基金管理人,“阳光化”再次纳入我的视野,15 年开始着手准备,恰逢雪球私募工场开始运作,遂成立了现在雪球展示的肥尾价值一号产品。后续考虑到税收和长远发展问题,选择了成立管理人公司,上海务圣投资由此诞生(18年,我的拙著《股东价值之路》出版)。

目前产品成立运作 3 年有余,基本达成了自己当初的预期,目前总管理规模约 3 亿。自己的大部分资产也都跟投了基金。

草根也有私募基金

原创文章,作者:景合财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hyyfw.com/show/446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