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基金知识

长城基金公司是私募基金(长城基金廖瀚博)

长城基金公司是私募基金

导读:2020年A股市场表现最好的行业是医药、科技和消费,大部分排名靠前的基金经理,或多或少享受到重仓这三大行业带来的Beta。有趣的是,今年以来的全市场冠军,长城基金廖瀚博几乎没有任何在这三大行业的持仓。根据Wind数据,截止2020年8月18日,廖瀚博管理的长城环保主题和长城久鼎混合分别获得了102.22%和99.51%的收益率,排名市场冠亚军。

长城基金公司是私募基金

但是打开廖瀚博的投资组合,会发现其前十大重仓股没有什么热门的主题或者概念,既没有半导体,也没有创新药,只有少数高端白酒。那么廖瀚博是如何在2020年取得如此惊人的收益率呢?我们也有幸和这位今年的新晋冠军做了一次深度访谈。

我们认为,廖瀚博是一位非常纯粹的自下而上选股者,把符合标准的优秀公司挑选出来,是其每天在做的唯一事情。廖瀚博交易不多,也不看盘,也没有太多组合管理的想法,每天就是在研究和寻找优秀的成长股。他对于成长股有三个简单却有效的标准:空间足够大,壁垒足够深,业绩能兑现。其中壁垒是廖瀚博个股选择中非常重要的一条,没有护城河的公司就不会选择。

廖瀚博在黑马的挖掘上,有很强的胜率。他认为,投资的本质是寻找具有长期成长空间的公司,他并不会刻意去买黑马或者白马。只是大部分黑马企业的预期回报率更高,能够给投资者比较合理的估值买入。伴随着越来越多的公司上市,能找到的优质企业会越来越多。要获得巨大的收益,一定要坚守长期价值。廖瀚博曾经持有某10倍大牛股很长时间,在买入后的半年该股票不断横盘下跌,然而最终他通过长期持有,实现了公司快速的价值实现。

长城基金公司是私募基金

以下我们先分享一些来自廖瀚博的投资“金句”:

1、我的投资框架特别简单,属于比较纯粹的自下而上做选股,找到优秀的公司,然后在合适的时间点买入并且持有。

2、我选股有三个标准:市场空间广阔、竞争优势强大、业绩持续兑现。

3、我们买入一家公司,不需要股价马上就上涨,而是认可优秀公司能够实现业绩增长。重仓的某建材公司一直到从2019年四季度才开始表现,一路上涨过程中变成了被大家逐步认可的白马股。

4、我主要通过业绩的持续验证来维持高概率,如果业绩没有兑现或者逻辑破灭了,我就会卖出。

5、我是一个完全自下而上选股的基金经理,我不会做行业配置,也不选赛道,不考虑仓位。

6、在每个细分领域,我都是去选那个最优秀的公司。最终的结果就是,我的行业会被动分散。

7、我的投资策略并不是一个小盘股投资方法,是一个广义的成长股投资框架,根据我的框架也能够选出优秀的大盘股。

8、我坚信长期持有优秀的公司,一定能获得非常大的回报,不要让眼光拘泥于短期的涨跌,只有Think Long,才能Think Big。

三条选择牛股的标准

朱昂:谈谈你的投资框架吧?

廖瀚博 先简单介绍一下我的基本经历。我2012年毕业,已在证券、基金行业从业8年,最早是在卖方研究所做汽车行业的分析师,也上过新财富。随后在一家私募基金工作了两年,从卖方分析师的角色过渡到了买方研究员。2017年7月加入长城基金任研究员,主要看汽车和电力设备新能源两个行业。到了2018年3月8日,我正式走上投资岗位,开始管理长城环保主题这个产品。

我的投资框架特别简单,属于比较纯粹的自下而上做选股,找到优秀的公司,然后在合适的时间点买入并且持有。我每天几乎就干这一件事情,平时也不怎么看盘,也不会做主动的交易,更不会在自己熟悉的股票上做波段。我所有的交易决策都是以公司的基本面为导向,大部分买入和卖出,都是通过基本面的变化引导我的投资决策。

我的选股标准核心是三个层面:1)空间是否足够广阔,天花板是否足够高;2)是否有足够强的竞争优势,公司相比竞争对手有什么过人之处,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护城河。护城河是我最看重的。我不会那么看重赛道,而是公司本身的竞争力。我希望寻找的公司是“时间的朋友”,偏好伴随着时间推移,护城河能不断加深的公司;3)业绩持续兑现

投资收益由业绩增长和估值扩张两部分贡献,我追求的是赚取业绩增长的钱,买入公司的时候,不会去考虑估值扩张的因素。

善于挖掘非市场公司的黑马

朱昂:你的组合很有意思,许多公司看似平平无奇,也没什么主题或者概念,过去一年却收益率巨大,这是什么原因?

廖瀚博 举一些具体的例子会说得清楚些。

根据公开信息,我持有了一家建材行业的龙头公司很长时间,这也是一个能够反映我投资框架的案例。这家公司股价最底部是在2018年四季度,我们买入是在2019年的二季度。在买入之后,这个过程并不顺利,因为公司所处的建材行业在2019年不是热点。

对于我们来说,买入持有一家公司和这家公司是不是市场热点毫无关系,只和这家公司是否能保持快速增长有关。我们发现这家公司和街边常见的店完全不同,服务的是小B端的客户,采用的是直销网络。商业模式上和我们认为的有很大差异,同时结合公司强大的IT网络,带来运营效率的提高。这家公司由于效率更高,具有很强的护城河,和竞争对手有明显的差异。

我们持有了很长时间,股价一直没有特别强劲的表现。从公开信息也能看到,我们是持有这家公司时间最长的机构投资者之一。我们买入一家公司,并不是要股价马上涨,而是认可优秀公司能够实现业绩增长。这家公司也从去年四季度开始表现,在一路上涨过程中变成了被大家逐步认可的白马股。

从这家公司的投资案例能看到,我个人还是比较看重预期回报率的,人多的地方我不是很喜欢去。热点板块可能短期弹性很大,但是由于估值比较高,长期的预期回报率并不一定好。我个人是一个长期主义者,希望去买一家几年后能长大的公司,并且在这过程中给持有人带来比较好的预期回报率。

从公开信息看到,我组合里面还有一家做塔机租赁的公司。这家公司不仅仅提供设备,还提供操作的员工,和我们理解的传统租赁公司不一样,商业模式有一定的独特性。在竞争优势上,这家公司的市场份额,比后面第2到第9名加起来都多。再从行业空间角度看,由于蓝领劳动力不足,这家公司对应的市场空间很大。

这个行业每年新增需求的50%是被这家公司获得的,竞争优势很大,成长的确定性非常高,业绩也能够持续兑现,完全符合我的选股标准。

再说一家公开持股的光伏材料公司,这家公司和传统的光伏材料公司不同,是做胶膜,这种胶膜是用在组件的封装上。这家公司是一个隐形冠军,在全球的光伏胶膜市场占到了50%到60%的市场份额,具有很强的定价权。公司通过精细化管理和产品有效定价,有效掌控了行业供给的扩张。由于这家公司的竞争力太强了,行业虽然每年新增需求不多,但是大部分新增需求都被这家公司占据了。产品价格的波动也比较小,成长性比行业增速更快。

这家公司我是在2018年去调研的,一开始也没有强烈的感觉。一直到今年,我发现在行业下行的时候,公司展现出很强的抗风险能力,持续的业绩增长,能够助推公司穿越周期。

还有一家机动车检测设备企业,这家公司从公开信息能看到,我持有了非常长的时间。公司慢慢从原来的检测设备,切入到检测连锁运营这个领域。等于从一个市场空间比较小的行业,切入到了市场空间很大的行业。从公司过往的竞争优势和产业储备看,这个商业模式的延展是能走通的。

我们知道机动车是六年免检的,意味着我们现在的检测站是服务2014年注册的机动车。那么可以想象一下,2014年之后机动车还是增加了很多,本身检测行业的蛋糕在变大。公司切入运营端之后,会提升利润率,而且估值模式也会出现切换,对应一个较大的市值空间。

从这些案例能看到,通过行业背景积累、调研跟踪和深度思考,我确实买入了一些市场关注度不高,但又有核心竞争优势,行业空间较大的公司。

朱昂:你不喜欢去人多的地方,那么如何找出一批被市场忽视的黑马呢?

廖瀚博 寻找的过程还是基于前面提到的投资框架,要符合我的三个条件:

广阔的成长空间:需求快速增长的行业,或者是竞争格局由分散走向集中的行业,无疑是最好的土壤。具备竞争优势的公司可以将现有产品持续做大,或者不断拓展新产品和新领域;

强大的竞争优势:公司和行业其他竞争对手相比,有无法被模仿或者复制的优势。这种公司能够获得更高的市场份额以及超额利润;

持续的业绩兑现:所有的投资,都要落实到持续的业绩兑现上,业绩是验证预期的关键,只有持续兑现业绩,才能支撑公司市值不断增长。

那么在这三条标准之上,我还会去看估值,估值会影响预期回报率。如果一家公司估值很贵,那么大概率是已经被市场充分识别的白马股。如果一家公司具备这些特点,但是估值并不贵,那么大概率是还没有被市场发现的黑马股,会给我们提供比较大的预期回报率。

过去几年A股新上市的公司很多,出现了“类注册制”特征,上了一大批质地很不错的公司,我们可以在更多的优质企业中进行筛选,找到符合我们标准,但估值并不贵的投资机会。

这里面的核心是投资的成功概率,本身投资就是一个概率游戏,不能保证100%正确。我主要通过业绩的持续验证来维持高概率,如果业绩没有兑现或者逻辑破灭了,我就会卖出。回溯过往,我的组合是一个不断优胜劣汰的过程,留下来的都是比较成功的案例。

一定要买有护城河的公司

朱昂:今年市场表现最好的三个行业:医药、科技、消费,我看你的组合几乎都没怎么买,今年业绩那么好,并没有因为买到了行业风口?

廖瀚博 我是一个长期主义者,买股票不是因为看到短期能涨。我会从三年的角度出发去做投资,如果一家买入的公司业绩不断兑现,那么三年内肯定会出现上涨。我也不喜欢做博弈的事情,不会因为短期一只股票能涨就去买。我买入之前会思考,这家公司三年后会变成什么样子。

我追求的是一种共赢,买入一只能不断创新高的股票,所有买入的人都赚到钱了。从资产管理的角度看,如果我们拆分最终的收益,也是因为持有了一批能持续创新高的公司。有句话说的很好,一只股票一年涨三倍容易,三年涨一倍很难。我就是去找三年能够涨一倍的公司。

朱昂:你选的公司都有很强的竞争优势,有没有对护城河做过一些归类?

廖瀚博 我们内部做过一个归类,把护城河分为四类:

1) 品牌,比如说高端白酒这种;

2) 垄断,类似于特许经营权,像烟草和一些化工品,都是国家管制的;

3) 网络效应,这种在互联网企业比较多,依托网络效应形成了不可替代的粘性;

4) 低成本,这类在制造业中比较多,通过成本领先,有更大余地实现价格领先。

最终回归到我的选股框架,每一家公司都要有特殊的竞争优势。这些竞争优势也是通过持续研究发现的,有些并不是一上来就能理解。

朱昂:但是上市公司数量很多了,你怎么做筛选呢?

廖瀚博 我想这个问题是关于个股的来源吧,主要有三个途径。第一,内部研究员和外部卖方分析师的推荐,我会去看一下这个推荐是否符合我的框架;第二,公司的公开信息,主要是看公司公告和财报。通过读公司的财报,我们会发现一些经营上的拐点;第三,平时和大家的交流中,也能获得一些选股思路。

朱昂:什么情况下你会选择卖出?

廖瀚博 卖出是因为我们有更好的选择。比如说,我挖掘了一家公司,预期收益率会比组合里面的某一家公司更高,我就会选择卖出。另一种情况是看错了,或者公司的基本面发生了变化,我也会止损。

朱昂:你持有的一些公司涨幅很大了,会不会选择卖出?

廖瀚博 我会更关注一家公司的动态估值,如果一家公司业绩增速很快,到了第二年就会消化掉估值,那么静态估值贵并不等同于动态估值贵,我就可能持有。投资是面向未来的,要看公司未来的估值是不是很贵。另一方面,估值也需要横向对比。可能其他行业的公司估值也很贵,找不到更好的选择时,我们就会持有。

持有最好的公司就是最好的组合

朱昂:那么在组合构建上,你会有什么想法?

廖瀚博 我是一个完全自下而上选股的基金经理,我不会做行业配置,也不选赛道,不考虑仓位。我买一个公司的理由很简单,就是这家公司是否足够优秀,能够给我比较合适的预期回报率。我的组合,都是通过一个个自下而上选出来的公司。不会说在这个行业做一些配置,那个行业做一些配置,再搞一些卫星仓位去博弹性。

可能我这种想法更纯粹一些,自己组合里面重仓的公司,都是自己长期真正看好,并且愿意一直持有的公司。组合里面没有必要去放一个短期可能会涨,但自己并不坚定看好的公司。

朱昂:许多人做组合管理是为了控制波动,你并不在意组合管理,但结果是组合回撤不大,这是为什么?

廖瀚博 核心是,我不做行业区隔,还是优中选优挖掘个股。在每个细分领域,我都是去做那个最优秀的公司。最终的结果就是,我的行业会被动分散。我不会刻意做行业配置,觉得这个行业好多买一些。我是每个行业自下而上买最好的企业,最终实现了行业的被动分散。

另一个原因是,我持仓的公司有一些价值还没有被市场发现,导致组合里个股上涨的节奏不一样。有些公司不在风口或者热点,就不怎么涨。上涨节奏不同,也导致了组合的波动比较小。

无论如何,这一切都是基于自下而上选股的结果。我并没有主动去控制波动或者回撤。

朱昂:怎么看容量这个问题,一旦你管理规模大了,会不会影响你的收益率?

廖瀚博 我的投资策略并不是一个小盘股投资方法,是一个广义的成长股投资框架,根据我的框架也能够选出优秀的大盘股。我不会刻意去买小市值的公司。而且在投资上我一直会有一些逆向,在市场调整的时候用合理价格去买,这里面不乏一些优秀的大市值企业。

朱昂:从选股的胜率看,你的胜率不断提高,2020年比2019年高,2019年比2018年高,这几年哪些方面出现了改进?

廖瀚博 从研究向投资跨越的初期,还是比较痛苦的。研究只是看公司的基本面,投资还要结合预期,对未来的预期回报率有一个判断。我一开始做投资的时候,不算特别顺利,这时候做了许多反思和总结。

这些总结会告诉你,历史上自己在哪些公司上赚到钱,都是赚的什么钱,通过这些总结逐渐形成自己的投资理念,有了清晰的定位。投资是一个寻找自我和认识自我的过程,有了这样的过程之后,就会知道什么是可为的,什么是不可为的。

胜率提高来自不断做减法,不适合自己的机会,就不去做了,聚焦在符合我投资框架的机会中去。

朱昂:我看你黑马挖掘的成功率特别高,好像买大白马成功率没有那么高,这是为什么?

廖瀚博 我觉得有一定的幸存者偏差,我也不是每一个黑马都能把握住,只是通过优中选优,把没有业绩兑现的公司淘汰掉了。那么组合最后留下来的,都是比较成功的案例。

投资中,业绩的兑现非常重要。好的成长股,一定是有业绩持续兑现能力的。业绩是我们组合最好的“过滤器”,不断留下持续成长的好公司。我做投资,并没有刻意去区分白马和黑马,还是回到开头说的,必须要符合我们的三个条件,以及提供不错的预期回报率。

朱昂:在你的投资生涯中,有什么飞跃点或者突变点吗?

廖瀚博 人之所以比动物厉害,就是会思考,会总结。对我提升比较大的,是组合里一家长期持有的建材公司。因为投资这家公司的过程并不是一帆风顺的,经历了半年左右横盘和下跌的过程。这时候对我们的持股信心带来了很大的考验。我们通过坚守,也获得了10倍的涨幅。

这个投资案例对我影响非常大,让我坚信长期持有优秀的公司,一定能获得非常大的回报,不要让眼光拘泥于短期的涨跌,只有Think Long,才能Think Big!

– end –

长城基金公司是私募基金

安 昀 | 鲍无可 | 曹 晋 | 曹文俊 | 陈璇淼 | 陈 媛

陈立秋 | 陈 军 | 陈觉平 | 程 洲 | 崔 莹 | 蔡嵩松

蔡 滨 | 董伟炜 | 杜晓海 | 付 斌 | 费 逸 | 方钰涵

高兰君 | 刚登峰 | 葛 晨 | 顾耀强 | 光 磊 | 郭 敏

郭 锐 | 郭 堃 | 韩 冬 | 郝旭东 | 郝 淼 | 何 帅

洪 流 | 胡昕炜 | 胡鲁滨 | 胡宜斌 | 黄 峰 | 姜 诚

纪文静 | 焦 巍 | 贾 鹏 | 匡 伟 | 劳杰男 | 雷 鸣

李德辉 | 李 琛 | 李晓西 | 李晓星 | 李元博 | 李玉刚

李健伟 | 李佳存 | 李 巍 | 李晓星 | 李 竞 | 梁 浩

梁 辉 | 梁 力 | 刘 斌 | 刘 辉 | 刘格菘 | 刘晓龙

刘 苏 | 刘 锐 | 陆 彬 | 陆政哲 | 陆 欣 | 罗春蕾

吕越超 | 楼慧源 | 马 翔 | 马 龙 | 潘 明 | 蒲世林

齐 皓 | 祁 禾 | 秦 毅 | 秦绪文 | 丘栋荣 | 邱 杰

饶 刚 | 石 波 | 沈 楠 | 沈雪峰 | 史 伟 | 是星涛

孙 伟 | 汤 慧 | 王 俊 | 王 培 | 王 栩 | 王延飞

王宗合 | 王克玉 | 王 景 | 王晓明 | 翁启森 | 吴 星

吴丰树 | 吴 印 | 伍 旋 | 谢振东 | 徐志敏 | 徐 成

许 炎 | 杨 栋 | 杨 浩 | 杨 瑨 | 杨锐文 | 杨 帆

姚 跃 | 叶 展 | 易智泉 | 于 洋 | 袁 宜 | 袁 航

袁 曦 | 张东一 | 张 峰富国| 张 峰农银汇理| 张 锋

张 晖 | 张 慧 | 张延鹏 | 张迎军 | 张益驰 | 赵晓东

郑慧莲 | 郑 磊 | 郑巍山 | 郑 伟 | 周应波 | 朱 平

朱晓亮 | 左金保 | 赵 蓓 | 邹 曦 | 周 良 | 周雪军

长城基金公司是私募基金长城基金公司是私募基金

原创文章,作者:景合财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hyyfw.com/show/456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