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基金知识

中国私募基金大案(犯下300亿资金大案)

2018年8月29日,潜逃境外两个多月的阜兴集团董事长朱一栋被上海警方押解回国,300亿私募基金大案终迎来了一丝转机。

涉案的朱一栋,你或许少有耳闻,但他亦是赫赫有名的80后“海归富二代”,其爹朱冠成因稀土起家,实际控制着15家公司而自成一派“阜兴系”,大连电瓷、华闻传媒,华塑控股等上市公司也被疑背后有阜兴系的影子。

在东窗事发之前,朱一栋被称为富二代企业家中的翘楚。公开资料中,他被誉为“中国新兴民企代言人”,“21世纪的中国最具影响力青年人物”。

但就是这样一位金融翘楚,却在今年6月跑路海外,令8000多中产家庭的财富瞬间蒸发,一举震惊中央。7月26日,中央对就阜兴事件作出批示,有关部门联合成立专门的工作小组,证监会主席刘士余任组长,全力处置阜兴事件。

由是,有了以下的这一幕。

中国私募基金大案

政商关系游刃有余的海归“金融翘楚”

2005年留学回国后, 朱一栋先是自行创业,在创业公司被风投收购后,朱一栋子承父业,回到家族企业中,帮助父亲推广稀土市场。

在回归家族企业的早期,朱一栋就已开始显露出对资本操作的兴趣。

2008年金融危机后,朱一栋联合后来成为生意合作伙伴的赵卓权,集合家族资金抄底收购了大量的稀土资源,2010-2011年的稀土行情大反弹,据说朱一栋“每一个单一产品的回报都达到了20-30倍”。

2011年5月4日,阜兴集团在上海注册成立,朱一栋成为阜兴集团董事长,赵卓权成为集团总裁。此后,朱一栋的人生就进入开挂时期。

从阜兴官网上可得知,从钓鱼台美高梅酒店集团、瑞典深圳国际合作促进会,到赫赫有名的罗斯柴尔德集团,阜兴集团都与之有交集。

不仅在商业合作上游刃有余,在政府关系上,82年的朱一栋更是显得老道有余。

2018年1月,屡屡成为地方政府座上宾的朱一栋当选了江苏省人大代表,在“两会”上发言中朱一栋意气风发的谈起了金融风险的管控问题。

“金融是一把双刃剑,既要用好它,又要注意别被伤到。基金的安全、投向和风控是第一位的。我们还要时刻具备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的能力”。

中国私募基金大案

当然,对于朱一栋来说,成为地方政府的座上宾还是不够的,结交名流必须双管齐下。

2014年9月,朱一栋参加“北京中艺艺术基金会”公益晚宴,现场壕掷50万元捐赠给基金会。官网新闻中心宣传中,阜兴集团就着重介绍该基金会主席、邓小平之女邓蓉的讲话。

中国私募基金大案

接下来,2017年阜兴集团发生的几件大事,似乎都预示着公司前景无限,将继续勇攀高峰。这一年,阜兴集团成为上海黄金交易所成员,参与奇虎360私有化,增持阳光保险,参股东海证券……其资产管理总额超过 350 亿元。

潜逃出境后的“来不及勇敢”

一切貌似都进展得非常顺利,但隐约之中,朱一栋似乎也预感到危险。

有媒体报道,知情人士称朱一栋在失联之前,曾让相关公司、朋友替他担保借钱,款项达到18亿元。而在失联之前,朱一栋早早的就持有名字为朱翌坤的香港身份证,以及它国护照。

中国私募基金大案

说起对于护照和假身份登峰造极的运用,很容易然人联想起去年热播电视剧《人民的名义》里面的赵瑞龙。在影视剧中,赵瑞龙拿着中国护照潜逃出境被禁后,立马换了个机场,先是出示了一个欧盟护照,被发现有问题以后又出示了一个美国护照,最后成功通过。

中国私募基金大案中国私募基金大案

虽然朱一栋的“护身符”比之赵瑞龙的五国护照有所逊色,但朱一栋的反侦察能力却是和赵瑞龙不相上下。

据报道,朱一栋潜逃出境后,曾先后在4个国家逃脱围捕,直到逃窜到第5个国家才被抓获。上海警方透露,朱一栋有很强的反侦查能力,在警方调查过程中“关闭了通讯工具,断绝了和国内的往来”。

当然,在潜逃在外的2个月时间里,朱一栋也不是完全断绝对外联系,自出逃前的6月26日发布微博后,7月里朱一栋有4天时间一共发布了7条微博,顺便借歌抒怀“来不及勇敢”。

中国私募基金大案

朱一栋在微博上云淡风轻心态良好,而此时,一众投资者早已是热锅上的蚂蚁。

7月24日,大量索赔无门的投资者聚集上海银行进行维权,该行是阜兴集团延期基金产品的托管银行之一。

据了解,朱一栋失联之时,留下约300亿元的资金黑洞。其中阜兴旗下私募基金产品逾期兑付金额预计达180亿元,涉及的投资者或有近8000人,投资额少则数十万,多则达到两三千万。

公开资料显示,阜兴集团旗下主要有上海西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意隆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意隆财富)、上海郁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等3家具备私募基金牌照的公司,共发行了上百只私募基金产品,涉及约50个项目。

自朱一栋被爆失联后,针对高净值客户群体发行、投资100万起步的意隆财富产品也随之暴雷。

而今,意隆财富已经被警方查封,公司运营基本陷入瘫痪。

操纵股价东窗事发

拥有正规私募基金牌照的公司为什么也会一夕走到资金链断裂、公司老板跑路的境地?要找寻原因还要从证监会的一纸场禁入决定书说起。

7月31日证监会发布对阜兴集团操纵大连电瓷股票行的调查公告,并决定对朱一栋采取3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8月14日证监会官网文件还原了朱一栋的股票操纵始末。

中国私募基金大案

事情回到2016年3月,朱一栋拟收购大连电瓷控股权,后因担心卖方接触其他买家,在他人的搭线之下结识了号称“华北第一操盘手”的李卫卫,开始合谋操纵“大连电瓷”股价并签订理财协议。

6月,在朱一栋的受意下,李卫卫开始先后通过25个机构账户和436个个人账户利用资金优势,拉抬“大连电瓷”股价,四个月后,该股股价涨幅到达100%。

中国私募基金大案

如果操纵股价的事情照此势头隐秘而顺利的进行下去,而今的朱一栋将继续续写人生的“辉煌”,人在做天在看的事情终究纸包不住火。而这一切还是由内部开始瓦解。

2016年10月底,由于李卫卫在操盘的过程中,私自提高杠杆,把配资多出来的钱买卖其他股票。这导致11月初“大连电瓷”盘面表现不稳,股价在多个交易日因资方强行平仓大幅下挫。

为了稳住股价,朱一栋动用了阜兴集团所管理的资管产品在二级市场买入“大连电瓷”进行护盘,有媒体报道这期间,朱一栋疑似利用意隆财富平台进行自融,让资金流向阜兴集团。

但不幸的是,李卫卫没有就此罢手,2017年2月底操作购买的另外一只股票爆仓,配资账户也被出资方强制平仓。截至2018年3月28日,阜兴集团累计投入超过16亿元,合计亏损高达5.51亿元。

偷鸡不成蚀把米,在结交李卫卫的时候,朱一栋应不曾想到,自己最终会死在操盘手上,但一切都晚了。

随着朱一栋的被抓,四处维权未果、陷入苦苦煎熬的一众多投资者能否因之看到曙光,我们只能寄以希望并保持关注了。

原创文章,作者:景合财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hyyfw.com/show/458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