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基金知识

170家私募基金跑路(170私募基金陷入兑付危机)

厂长的话

风口来了,大家都能在天上飞一圈。潮水退了,风控好的三方,也会有些雷,但比例较小,还能控制。而发展粗放的,胡吃海塞的,就面临大规模逾期的窘境。从去年7、8月份开始,梁越旗下的恒宇天泽、盈泰财富就麻烦不断,腾邦,中弘股份,龙宇燃油,宝蓝物业,北大未名等等,一个接一个,多只基金出现逾期。最近更有消息说,170亿私募基金,40%的项目为烂资产。拨开重重迷雾,恒宇天泽和关联的私募公司,真的这么不堪,还是只是遭遇了“成长的烦恼”呢?

170家私募基金跑路

从天南海北汇聚的维权人

4月14日下午四点,80名投资人聚集在北京基金业协会的大厅,他们从天南海北赶来,而把他们联系在一起的,是恒宇天泽代销的契约型基金产品。

根据腾讯《深网》的报道,一份录音文件显示,恒宇天泽高管年初在内部会议上透露,契约型基金的存量资金总额约170亿元,涉及投资人1万名左右。该高管还声称,对于存量资金会负责到底,绝不会跑路,把项目一个个解扣。

一位接近恒宇天泽人士表示,170亿规模的契约型基金大概60%左右为相对可靠项目,40%左右项目为烂资产。

170亿的基金,按40%算,规模高达68亿,这个隐患着实不小,不过资产出问题,也并非全部都拿不回来。此外,还有朋友说,恒宇天泽实际延期的只有30多亿。

根据《深网》的报道,多名投资人向《深网》提供了对恒宇天泽的质疑,包括:

1、虚假宣传先打款后签合同;

2、基金多层嵌套,每一层都要收取基金占用费;

3、底层资产虚设、清算基金资产被重新质押。

4、与腾邦集团签订阴阳合同,约定不同比例回购溢价款,涉嫌利益输送。

5、编造备案基金项目。

6、设立有限合伙人专户,资金回款退而不分,贪没基金资产。

对此,恒宇天泽回应称,文章多处内容严重失实,与事实相悖。我司已组成6只资产处置小组,积极处置资产。

170家私募基金跑路

厂长也看到了些消息说,目前盈泰财富云裁撤了财富端,所有员工清退。现在资产处置团队50人,律师团队5个。每月回款1.5-2亿。真实性还有待核实。

踩到了地雷阵

恒宇天泽的创始人是梁越,2011年的时候,梁越创办了恒天财富,3年时间做到行业第二。

但后来据说是因为行事风格激进,经营风格得不到公司股东方的认可,后期相当于被解直锟架空了。梁越便自己带了部分手人创立盈泰财富云,当时还从恒天带走了不少客户。截止2018年4月,梁越旗下的恒宇天泽累计资产配置规模已达1200 亿。

从中基协官网可以查到,梁越旗下有三家私募,证券类私募恒宇天泽,其他类私募天和盈泰、股权类私募西创投资(去年年中,法定代表人由梁越变更为陈冬研)。

2015年以来,恒宇天泽累计发行了153只私募产品,目前正在运作和延期清算的共有102只;天和盈泰则发行了46只产品,有34只正在运作。西创投资发行了30只私募。公司产品线分为山、河、江,分别代表债权、定增和股权类产品。

厂长注意到,富立天瑞和恒宇天泽的关系很紧密。

170家私募基金跑路

根据天眼查的信息,富立天瑞此前的法定代表人为郭军爱,而郭军爱先后在北京恒天明泽基金销售公司、北京恒宇天泽投资管理公司(恒宇天泽曾用名)、富立天瑞、盈泰财富云等公司任职。

170家私募基金跑路

兑付危机发生于2018年5月,据红刊财经报道,导致盈泰财富出现流动性危机的直接原因正是踩雷中弘股份的产品规模达13亿元。

2017年11月,中弘股份实际控制人王永红想要收购海南的“半山半岛”等项目股权。

中弘股份曾在《关于对深圳证券交易所年报问询函回复的公告》中披露了2017年大额资金往来明细,提到:

富立天瑞华商玉泉山二号、富立天瑞华商玉泉山四号、富立天瑞华商玉泉山七号、富立天瑞华商玉泉山五号、富立天瑞华商凤凰山六号等5只基金在2017年9月29日以保证金形式向中弘股份汇款,总金额4.6亿元(其中,富立天瑞华商凤凰山六号私募投资基金0.6亿元已退回)。

如今,中弘股份经历了债务危机爆发,重组失败,最终因净值跌破1元变成了中弘退,相关的多只私募产品也因此逾期。

此外,恒宇天泽曾获得腾邦战略入股,而据红刊财经给出的信息,盈泰为腾邦融资的款项有25亿之多。投向腾邦的产品包括恒宇天泽黄山十号、恒宇天泽黄山三十六号、恒宇天泽黄山三十三号、恒宇天泽黄山二十九号、恒宇天泽黄山二十八号、西创黄山六十二号和西创黄山六十号等十余只,部分已经出现逾期。

现在腾邦的好消息是,获得授信13亿,坏消息是,2018年的业绩着实糟糕。旗下上市公司腾邦国际发布业绩预告,公司预计2019年1-3月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203.53万至3008.83万,同比变动-80.00%至-50.00%。好在今年行情好,整体上股价还是回升了一些。

除了腾邦,恒宇天泽也曾获得了北大未名的战略入股。而恒宇天泽亚马逊十一号、西创亚马逊十六号、恒宇天泽亚马逊五号和恒宇天泽亚马逊三号北大未名 BioAtla等多只产品,投向未名集团。

170家私募基金跑路

不过,BioAtla并未如期上市,在去年公告里的说法是调整上市计划,延期两年。

集团战略入股,同时发大量产品给他融资,先不说项目质量如何,这个做法总觉得不妥。

此外,还有恒宇天泽长江14号股权基金投向新三板公司金刚游戏,而金刚游戏去年7月在新三板摘牌,产品去年说是至少延期一年。

去年,游戏厂商纷纷撤离新三板。金刚游戏退市,应该倒也不是业绩问题,此前的2017年半年报,净利润为1435.16万元,同比增长142.23%。看这个夏天怎么说了。

天和盈泰天山十六号、恒宇天泽长江二十四号私募股权基金投向宝蓝物业,而宝蓝股份及其董事长凡学兵被多个债权人申请法院强制执行,核心物业天禧广场也被北京市三中院强制拍卖。

凤凰山十四号,募集资金用于投资“成长类领跑消费升级企业众品食品,计划于2018年12月31前完成IPO或者借壳上市。

2018年5月底,上市公司香梨股份发布重大资产重组公告,交易标的即是众品食品,但3个月后,香梨股份公告称终止资产重组,众品食品借壳上市梦碎,同时爆出68亿有息负债。

恒宇天泽的定增项目同样不顺利。恒宇天泽黄河二十四号曾在2016年以14.66元参与龙宇燃油项目的定增,然后龙宇燃油一度跌到不足7元,今年借着这波行情,才涨到了9.5元附近。

到底发生了什么?

恒宇天泽、盈泰出现多只产品逾期后,有朋友说,梁越风格太激进,销售出身终究风控还是差了点。还有的质疑盈泰财富是骗局。

厂长觉得,这几年,不少财富公司都是野蛮生长状态,好的资产就那么多,但是财富管理行业突然爆发,一下子涌进了这么多钱,总要有去处啊。再加上前几年市场环境还比较宽松,大家都比较乐观,就难免带些侥幸心理。通过资金池、期限错配,采取刚兑的方式,用规模覆盖风险,快速壮大。

厂长之前遇到一些投资人,他们买的时候,还以为是固收产品。但实际上,是一个长达六七年的股权产品,只是分割成一两年,卖给不同投资人。后面的来接前面的,看起来就像个固收了。

然而从去年开始,资管新规发布,很多套路玩不下去了,资金池产品也做不了了。排水量不变,甚至增大,进水量却越来越少,就慢慢变成涸辙之鲋了。

各路大大小小的三方,也都不是一帆风顺的,总有些项目会有问题,只是一些风控好,有长远眼光的,规模小些,能处理好。那比较激进的,就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东奔西跑。除了盈泰,诺远去年也出了很大的麻烦。

不过财富管理行业也给很多投资人带来了不菲的回报,收益总是伴随着风险,除了银行存款,无论是买股票、买债券还是买私募基金,都有风险。有些理财师是只顾眼前的利益,但很多理财师为客户尽心了,只是有些东西并非理财师能把握。风控能力是一方面,事后的处置态度,也是非常重要的。厂长觉得,这个行业还是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除了拿资产激进,风控做得不好,恒宇天泽等,在一些销售方式和产品设计,也存在有待商榷的地方,圈里的口碑并不算好。但并不能就下结论说这盈泰财富云是个庞氏骗局。

在年初的高管会议上,恒宇天泽CEO杨勇要求所有创新业务全停,全力回归传统金融(信托)业务:“全行业契约型基金50%以上都遭遇兑付危机,有的跑路,有的是坏资产,我们必须抓紧时间抢滩诺曼底,带着客户一起上岸。现在还往资金池里滚那不是疯了吗?”

梁越他们还是意识到了问题,可惜发现的有点晚了,而且前面埋的隐患未免太大了些。

一个朋友说的蛮好的:

盈泰的初衷肯定不是骗,她的投资思路是对资产盯住,拿下,分享。就是用资金池的钱去拿下来了资产,再分享给投资人。

然而今时不同往日,大环境已经不像梁总做恒天时候那样宽松。事情发展到现在的程度实非任何人所想看到。有大的经济环境的因素,也有投资团队对资产风控不严的因素。对风险认识不足,对企业过渡自信。让她腾挪空间不足。

事情已经发生,就要解决,解决就需要时间。只要梁总在,就有解决的空间。如果公司倒闭,那我们的资金更要不回来。

投资人怎么办?

在厂长看来,现在对于已经“中招”的投资人来说,首先要看看底层资产是已经凉了,还是需要时间回转。

像是北大未名的BioAtla,在医药领域还是有点刷子的,金刚游戏之前透出的业绩也不错。这种项目,如果能拿到公司最新的财务数据,经营和资金情况还OK的话,多点耐心等待下就好了。

腾邦业务下滑,但战略投资的引入和授信申请做的还不错。后面还要看股价脸色。

定增项目龙宇燃油这种,就是看股价这波能涨得怎么样了。恒宇天泽现在其实也是在盼着,等来一波牛市,股价都上去了,危机就很大程度上缓解了。

今年这波大涨如果真能持续下去,对于投资人来说是很好的消息了。

另一种则是像中弘股份这种,债务压顶,搞不清楚资产到底能不能覆盖规模的。

厂长之前见过一个私募基金的案例,就是早点去诉讼讨钱的,有较大希望拿回本金,越往后,拿回的比例越小了。

说白了,狼多肉少,看谁更能早点行动起来了。如果项目的底层资产是这种情况,也许还是及早诉讼,做资产保全比较好。毕竟除了要找中弘这种索赔的,除了债务人和私募投资人,还有几万被坑懵逼的股民。。。

不过,一来还是要通过合法手段,二来也要注意身体,尽量放宽心、休息好,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永远是第一位的。

那没中招的投资人,首先恭喜你了,然后也希望后面投资的时候注意几个点。

第一个,如果买了债权产品,确认是在中基协备案的其他类私募基金。

现在其他类私募基金备案很难。有些会声称,现在备案很难,几乎都去金交所挂牌。这个是事实,但少也不代表没有啊。备案难,说明中基协在更严格筛选,协会帮我们把好了第一关,可以减少很多风险。

还有些,是备案了股权产品,按债权的方式来卖。这个不多说了,如果你本来计划是投两年,但是不幸,项目有问题了,那就得被套好几年了。

第二个,别投一些莫名其妙的FOF。

有的基金,标的里不写明买什么,而是说去投其他什么什么基金。这个可要看清费用啊。

当初厂长觉得中信FOF做的策略不够分散,更像明星拼盘,但人家费率没啥话说的,有的一层收个1.5%-2%管理费,两层下来3%-4%,要死哦。

第三,底层资产的核实。应收账款一类的,去央行征信中心看下:http://www.pbccrc.org.cn/

170家私募基金跑路170家私募基金跑路

一些土地和在建工程啥的,要看到不动产登记证明。之前看过一个产品,土地是二抵,而管理人宣传中故意隐瞒该情况。

170家私募基金跑路

财富管理行业也有个发展过程,从野蛮生长到渐渐规范,过程中阵痛难免。对于股权和债权产品,再小心,也不能保证100%不会湿鞋,做好资产配置是非常重要的。之前花接近一个星期写了篇《警惕!70%的中产家庭,正在做自杀式资产配置!》,希望对大家有帮助了。

原创文章,作者:景合财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hyyfw.com/show/462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