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基金知识

私募基金刘岩(增量资本刘岩)

“募资太难了。”

这样的论调在当前的资本市场并不新鲜。

2018年,《资管新规》的落地给加速扩张的资本市场按下了暂停键,原本如火如荼的资本市场瞬间进入寒冬,至今也没有出现回暖的迹象。一方面,《资管新规》对私募股权投资行业结构化产品进行严格管控,“能提供给行业机构的基础资金减小,资管规模减小”另一方面,新冠疫情的反复波动让多数出资人的额度收紧,延时出资、违约出资的现象频出不穷。许多的投资人或者投资机构都陷入了“钱荒”的困境。

当下募资难的阴云依旧笼罩着,VC/PE市场中那些数十倍或百倍回报的投资神话已经成为过去时,但投资人们依旧在积极地寻找走出寒冬的新路径,增量资本刘岩便是新常态下不断摸新的一位探索者。

在他看来,尽管资本市场面临诸多不确定因素的干扰。“但变化的是现象,不变的是规律”创新驱动社会变革的趋势不会变,资本的流动性不会变,政策对于资本市场的支持不会变。只要看清变化着的方向,抓住不变的本质,自然能够开辟出新的发展航道。

找项目就是找共情

投资人需要对项目进行整体的把握和评估。一方面需要培养理性思维,注重对商业逻辑和市场走向的研究,另一方面要讲究感性,重视团队、管理以及人性。刘岩认为商业逻辑和市场走向仅仅能够决定一个项目的底线,而好的团队、具有领导力的管理者才能决定一个项目发展的上限。

刘岩非常强调共情的价值,他提到了喜茶这个例子。以前大家可能觉得开一个奶茶店并不需要多大的技术含量,也没有能力对整个行业产生颠覆性的改变。但是当奶茶变成一个社交,人们开始排队打卡,在社交平台主动分享,那么奶茶就变成了人们的一种生活方式。他相信很多连锁企业或者初创企业,其实一直在追求与消费者生活方式的共情,这其实就是在研究人性。

投资项目同样需要研究人性。企业的管理非常重要,并不是一个好的产品、一个好的市场或者一个好的行业就一定能创造出伟大的公司。企业家的管理能力在早期、中期或者是成熟期的每个阶段都不一样,一个团队怎么能够拧成一股绳,各司其职,去为这个企业付出自己的能力和贡献,关键就在于管理者的自身素质,他能够决定一个项目的发展与走向。刘岩在逐渐摸索中找到了适合他的投资风格。他曾经投过浙江的一个企业,这个企业的老板对于电商、线上消费以及对整个物流管理的方向都把握得非常好,甚至可以说看到了未来。但是这个企业拿到钱之后,并没有对这笔资金做很好的规划。而是很快地在杭州、金华、宁波和温州几个地方同时去启动电商运营项目。这其实对他的经营造成了一个很大的影响,因为每个地方的预期包括进展会截然不同,再加上资金成本投入也会很大。在这个过程中刘岩发现一个人本身的特质,比如理性和务实与否,会对整个项目产生很大的影响。

刘岩是一个思维比较灵活的人,当在投资上遇到一些阻力后,他很容易转变自己的思维。“投资人的思维,“要通权达变”有时候偏感性、有时候偏理性,我会做一些结合,甚至是一些转换。因为投资一定是面对市场的变化,包括环境因素、企业内部的因素,它一定是有调整的。“否则趋势一旦判断失误”会度过一个相当艰难的时期,所以投资风格一定是要逐渐摸索的。”

VC/PE市场逐渐回归理性

刘岩主要专注于私募股权投资,也参与一些早期风险投资项目,但近几年这一类型的投资前景并不乐观,关于PE/VC募资难的论调一度甚嚣尘上。

据投中统计数据,受疫情影响,资本寒冬背景下的VC/PE募资市场再受重创,2020年一季度新成立的基金只有471支,同比下降26%,环比骤降56%。4、5月股权投资市场虽然有所复苏,但与2019年同期相比仍旧存在较大差距。2020年4月,VC/PE投资数量同比减少57%,交易规模同比减少44%。2020年5月,VC/PE投资数量与2019年同期尚有六成差距。

但刘岩认为这种VC/PE投资数量不断减少的趋势其实遵循了一种健康的发展逻辑。VC/PE在中国的发展从一开始就是大规模扩张的态势,2015、2016年注册的VC/PE达到两万多家,但从中国的市场体量来看,似乎并不需要这么多的资产管理机构。所以VC/PE投资数量的减少其实可以看做这个行业优胜劣汰的过程,机构也在逐渐减少非理性风险投资,市场开始从野蛮生长过渡到精耕细作的阶段。“头部的机构越来越同步化,知名的机构也越来越具备更强的募资能力。你会发现整个行业赛道在朝着良性的方向发展,投资数量其实在回归理性,这是一种理性的回落。”

虽然2020上半年VC/PE投资交易情况惨淡,但单笔投资均值却并未降低。投中数据显示,2020上半年单笔交易均值已高达3210万美元,创十年新高,环比涨幅高达56%。可以看到,很多机构在项目的评估和遴选上回归了价值本源,更加致力于优投精投。

在资本寒冬和疫情的双重冲击下,市场对机构的考验和甄别也更加严苛,优胜劣汰机制发挥着决定性的作用。在这样的竞争态势下,机构想要立于不败之地,刘岩认为主要有三个关键因素:首先是业绩要出众,业绩是吸引好项目的试金石。同时需要不断强化机构与其他机构之间的合作和资源整合的能力,最后就是要探索更多多元化的投资方式,包括S基金、母基金、子基金,或者去跟政府的合作,刘岩认为都是可以去探索的方式。

政府项目要聚焦产业链

政府、国企在私募股权基金领域异军突起,他们所成立的风险投资基金规模动辄几百上千亿,在整个行业内属于航母级别,成为投资人眼中的香饽饽。

政府项目同样受到了刘岩的关注。他目前也负责增量资本政府与产业基金方面的合作,并在如是金融研究院负责城市及政府金融、产业引导,曾经主导参与山东省某市产业引导基金项目,山东省某国资平台产业赋能投资基金项目、四川省某城投平台公司融资转型项目等产业项目。

谈及政府项目和市场项目之间的差距,刘岩有他自己的感悟。政府项目更多的是追求稳中求进,它的核心诉求是一笔投资或者一个项目能够为地方产业经济未来的发展带来强有力的贡献,政府希望一个企业能够在这儿好好地经营和发展下去,能对社会价值、经济价值,包括民生价值带来多维度的贡献。而不是像传统的机构,只是陪伴这个企业,挣到一定的溢价就走了。

在推进政府项目方面,增量资本也会引导政府从投资角度出发,促进本地的优质企业和产业相融合,因为产业投资基金它本身更重要的是围绕本地产业的发展。增量资本做的不是从0到1,而是从1到10,从10到100的工作,不断地聚集产业链。

产业链是增量资本布局的一个核心因素。刘岩认为,去年疫情之后,国内经济之所以能够迅速地恢复过来,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中国已经打造了一个强有力的工业体系和产业强链。政府投资或者是产业型的投资,最重要的就是逐步围绕本身的产业打造出一个相对而言比较稳固的产业链。只要这个产业链足够稳固,未来无论怎么变化或者发展, 都会带动整个核心产业的一个聚集,继而实现上下游企业的配合配套。

而这个过程中一定是由大带小,或者是由强带弱,整个产业都在逐步发展的一个过程。比如说一家头部的独角兽或者巨无霸的企业,它其实可以带动本身和整个产业周边上下游配套的很多企业的发展。而在这个过程中,也能诞生出一些具有高增长或者具有投资价值,或者具有实现资本化的潜力的一些公司,最终实现整个产业链的良性循环生态的打造。

以芜湖为例。芜湖的汽车零部件产业非常发达,几个大型的汽车公司在芜湖都有建厂,这也就吸引了包括百度在内的互联网巨头在芜湖展开了自动驾驶等新技术的投资,刘岩相信后续芜湖还会诞生许多相配套的汽车零部件的公司,这其实就是相对完善的产业链所带来的产业聚集的效应,而这也跟一个城市发展的定位是息息相关的。

所以投资不仅仅要看项目和微观层面的东西,更多的是要把宏观,包括国内经济发展的一个趋势、方向, 或者是地域发展、城市的发展的定位把握得更清晰一些,这样的话就就很容易跟地方政府、跟每个城市找到共鸣。

在刘岩看来,投资的本质,就是顺势而为。在投资行业,他并不求做最聪明的投资者,不求一定要站在整个行业赛道中最快速行驶列车的前端。他只需要保证他选择的那辆车是在提速向前,而不是止步不前。如果不幸选择了倒退的列车,“即使”在这个行业赛道里做得再好,也很难成功。至于说买张票坐在什么位置不重要,而这辆车一往无前是最重要的。

对于投资行业的未来,刘岩是一个乐观主义者。他认为未来绝对会诞生一批又一批80后、90后甚至00后年轻的企业、创业者、企业家,这是国内的经济环境的土壤造成的。包括拼多多的黄峥、字节跳动的张一鸣,都是很好的例子。年纪轻轻,我们又站在了巨人肩膀, 自然会创造一个更大的荣誉,未来取得成就可能比之前的人还要高。“对于年轻人来讲, 我们应该感觉到兴奋, 未来一定还有更好的机会、更好的环境、更好的奋斗方向。”

原创文章,作者:景合财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hyyfw.com/show/463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