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炒股学院

如何在股债之间寻找合适的配比(股票和债券如何配比)

2月17日,广发基金债券投资部基金经理王予柯做客做客今日头条《基金微访谈》栏目,详解如何打造收益稳健低波动产品。

嘉宾简介:王予柯,经济学硕士,13年证券从业经历;历任任广发基金固定收益部债券交易员兼研究员、固定收益部投资经理,现任固定收益管理总部高级基金经理。

股票和债券如何配比

问:欢迎广发基金债券投资部基金经理王予柯老师做客今日头条基金频道《基金微访谈》栏目。请问你是采用怎样的策略来实现基金产品的收益稳健和低波动?

王予柯:我所管理的产品大多是利用权益、债券资产的对冲特性来平滑组合净值曲线,实现净值稳健增长的公募产品。因为纯债类资产普遍具有波动率相对较低,但收益水平也相对较低的特性;权益类资产长期预期收益率会更高一些,但波动率也更高,二者在历史上多数时候均体现出“跷跷板”的效应。而我通过动态调整股债搭配的形式,在降低组合风险的同时追求提高组合收益率的目标,也就是常说的提升组合的风险收益比。根据中国股票和债券历史波动率测算,长期有效对冲的股债配比是10-30%的权益类资产,搭配70%-90%的纯债类资产,这样的股债配置比例,为产品获取长期稳健回报提供了基础。

问:在实际的管理中,你具体是利用哪些指标去判断市场走势,然后进行操作呢?

王予柯:在实际的组合管理中,我主要是通过判断经济周期所处的位置,计算资产估值水平、判断市场拥挤程度等因素,进而确定组合中股债大类资产的相对配置比例,并进行动态调整,通过这种战术调整来达到控制回撤的目的。在日常管理中,主要采用资产再平衡和跟踪风险预算,这个方法需要动态跟踪各类资产的估值水平,在估值水平较大幅偏离历史均值的情况下进行资产再平衡,也就是止盈或止损。实时跟踪组合的风险预算,需要算得出来这个组合能冒多大风险,在安全垫的基础上进行风险资产的配置。

问:作为多只稳健收益产品的基金经理,你在投资上有什么风格特点?

王予柯:我觉得可能有以下几点:

第一是我对宏观经济变化及影响因素颇为敏感,比较擅长从基本面出发对相关系数比较低的资产类别进行配置,把风险尽可能控制在可承受的范围内,以获得可预期的收益水平。

第二是在配置各类资产时,我比较注重夏普比率与风险收益比,偏向于左侧逆向布局。在实现方法上,我是采取多资产配置策略,不断对组合中的资产配置比例进行动态优化,争取捕捉到各个时期最优的资产,带给投资者更加稳健的投资体验。

另外,我可能比较擅长利用多种策略来捕捉绝对回报,我旗下的基金产品中有采用纯债策略的、采用债券+新股套利策略的以及采用保本策略的,这使得我在对抗市场波动、追求绝对回报时,累积了比较充足的策略储备。

问:市场波动难以避免,特别是在市场出现大幅波动时,你是如何控制组合的回撤?

王予柯:我比较擅长从基本面出发对相关系数比较低的资产类别进行配置,把风险尽可能控制在可承受的范围内,以获得可预期的收益水平。同时,在资产波动率较大的情况下,我认为在不同定价的资产中去寻找过热或者过冷的类别进行切换,可以获得较高的胜率,最有可能成为获取稳健收益的有效策略。

2016年年初A股刚经历熔断之后,我们判断调整后的股票资产价值提升,于是挑选了家电、白酒等优质白马股进行投资,这与后来市场的风格切换方向一致。2016年9月,我们又提前预判了过热的债市蕴含调整风险,提前降低债券组合的久期和杠杆,大幅降低了债市调整对组合带来的损失。2018年年初,我们再次把握到股价跷跷板规律,对所持有的白马股进行止盈卖出,并加仓长期债券,回避了白马股回撤的同时,把握了2018年以来债券市场的大趋势行情。2019年权益资产胜率上升,我们在2019年上半年又增加了部分权益资产的配置,下半年进一步加大权益资产配置比例。

问:在一些极端情况下,你还有什么控制波动的经验可以分享吗?

王予柯:除了对多资产进行动态优化,争取捕捉到各个时期最优的资产之外,我也会积极尝试一些新的投资品种、新工具,不断优化组合,来促进基金净值平稳增长。例如,2016年10月21日至12月15日期间,中债10年期国债全价指数下跌-3.87%,我管理的一只产品采用国债期货进行对冲,使得其在上述区间内逆势上涨0.40%,有效规避了债市下跌对保本基金净值的冲击。

问:现在公募基金基本上都是比相对收益的,这种偏绝收收益的理念是如何形成的呢?

王予柯:2007年我进入广发基金从事债券交易和研究工作,至今从业大概有13年,管理产品到现也9年有余。入行时管理的是专户组合和企业年金这种偏稳健收益的委托资金,所以我的投资生涯一开始就打上了偏绝对收益的烙印。这些年来,我越来越感觉到很多客户真正需求的是能够长期、稳定给他们带来比较好投资体验的产品,而这类以追求绝对收益为目标的产品其实相对来说还比较稀缺。正好我自己本身就是这一类风格,在理念上是以绝对收益为目标,重视信用风险、夏普比率;投资风格比较稳健,擅长运用多视角选择性价比最高的资产并且动态切换,在降低组合风险的同时追求提高组合收益率的目标。所以也正好与这一类客户的需求相契合,而客户盈利体验的提升与市场的良好反馈,也反过来促使我追求绝对收益理念的形成。

问:关于如何提升客户盈利体验,在这方面你有什么经验可以分享?

王予柯:这些年基金公司、银行理财端都非常重视客户的盈利体验。何为盈利体验?很多投资者总是在牛市高点被乐观情绪引导进入市场,在熊市悲观时止损出局。每次的冲动操作,可能都会导致盈利体验非常差,这些客户的亏损主要来自于市场短期大幅波动。如果持有时间足够长,投资者即使是牛市高点进入,过去这么多年来,靠谱的基金最后还是能提供正年化回报,但过程中波动太大,风险偏好较低的人一般心理上难以承受。所以针对这类客户,基金产品需要做好回撤控制,方能提供给客户良好的盈利体验。

问:你们公司从什么时候开始探索稳健收益这一细分品类?

王予柯:2015年,股市出现巨幅波动,主动权益基金净值出现较大回撤,很多客户的盈利体验不佳。我们对基民的盈利数据进行分析,发现公募基金的净值增长不错,但基金持有人获得的收益与产品净值增长率有很大差距。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有两方面:一是客户的投资期限较短,可能在市场高点申购、低点赎回,错失投资机会;二是产品自身的波动性较大,客户很难准确把握买卖时点。同时,我们通过客户调研发现,中低风险偏好的客户最关注的不是获得多么高的收益,而是在不亏钱的前提下实现稳健回报。

基于此,我们从2015年开始采用稳健收益策略管理偏债混合基金。这类产品的特点鲜明:一是以获取正收益为目标。2016年以来,无论股债如何大幅波动,我们都实现年度正收益。二是产品波动比较小,夏普比率高。多只基金最大回撤不超过3%,年化波动率低于3%,夏普比率接近2,表明基金承担每一单位风险时获得了较高的超额收益。

问:对接下来的市场你怎么看?

王予柯:短期来看,宏观经济面临的不确定性因素是疫情。从数据层面来看,去年四季度宏观景气度出现企稳迹象,市场情绪也比较好,但疫情的突发打断了这一企稳过程,短期来看可能会对经济造成一定影响,后续还要视疫情演进情况而定。

从开市第一天的市场表现来看,股市受到一定冲击,长端利率债体现出非常好的对冲效果,这就是之前说的股债跷跷板效应,偏债混合型产品可以发挥对冲效果,比较好的控制回撤。

通过一天的冲击,目前从市场情绪来看,股票市场反应比较乐观,而债券市场虽然上涨,但情绪不是非常高,之后是弱企稳,在这个位置观望。未来如果市场预期变得悲观,债券市场特别是长期利率债仍然是对冲股市下跌的好品种。

股票市场如果延续目前的乐观预期,给予的风险溢价补偿可能略显不足。节前市场情绪比较乐观,投资者普遍仓位比较高,待本次冲击完后,还是需要一定的换手、震荡,才能迎来比较从容的建仓机会。

问:针对这样的市场行情,你在接下来的操作上会做怎样的安排?

王予柯:实际上现在的市场环境与2016年年初时点非常相似,当时债券收益率基本上是过去十年最低水平,而股市刚刚经历大幅波动,避险情绪仍然比较高。从现在的时点来看,当前债券市场收益率水平基本接近2016年当时的收益率低位,安全垫比较薄,但是股市氛围比当时略好,且投资者和市场更为成熟。2016年初,我们主要就是采用“稳健收益低波动”策略,在关键点位进行提前资产配置,提前布局,在拐点位置偏左侧交易,灵活进行资产切换。 这一方法在过去的产品管理上得到了验证,在当前比较相似的市场环境中,我们仍会采取这种“稳健收益低波动”策略,在股债之间寻找合适的配比,以获取绝对收益为目标,努力控制回撤。

基金有风险,投资需谨慎。以上为嘉宾访谈问答实录,仅代表被访者个人看法,不代表今日头条观点。

原创文章,作者:景合财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hyyfw.com/show/757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