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理财技巧

mpa对银行表外理财的影响(表外理财纳入MPA最全解读)

央行有关负责人就表外理财纳入宏观审慎评估答记者问(后附5份专业点评)

当前,部分银行的表外理财业务增长很快。近日,《金融时报》记者就表外理财纳入宏观审慎评估问题采访了中国人民银行有关负责人。

记者:央行此前曾透露正在研究将表外理财纳入宏观审慎评估(MPA)广义信贷指标,目前进展如何?

答:前期人民银行就表外理财纳入MPA广义信贷指标开展了模拟测算,金融机构和相关工作人员对此已有了逐步熟悉、调整和适应的过程,相关工作进展总体顺利,目前看实施条件已经具备。

在总结前期经验的基础上,人民银行将于2017年一季度评估时开始正式将表外理财纳入广义信贷范围,以合理引导金融机构加强对表外业务风险的管理。具体为:表外理财资产扣除现金和存款等之后纳入广义信贷范围,纳入后广义信贷指标仍主要以余额同比增速考核。

需要注意的是,今年底若金融机构表外理财业务冲时点,会大幅拉高明年一季度乃至二、三季度广义信贷余额和同比增速,直接对明年前三季度MPA评估结果造成负面影响。如果有银行因为MPA而冲时点,可能是由于对上述同比考核的机制理解还不够准确。避免冲时点行为,保持广义信贷平稳适度增长,才符合宏观审慎评估的要求。

记者:央行将表外理财纳入广义信贷范围有何考虑?

答:MPA实施近一年来成效较好,广义信贷增长较为平稳有序,资本约束资产扩张理念进一步贯彻体现,金融机构经营总体稳健。同时,人民银行也一直在根据形势发展变化和实施情况对MPA进行完善。我们注意到,当前未纳入MPA的表外理财业务增长较快,部分银行的业务还潜藏着一些风险。一是表外理财底层资产的投向主要包括类信贷、债券等资产,与表内广义信贷无太大差异,同样发挥着信用扩张作用,如果增长过快会积累宏观风险,不利于“去杠杆”要求的体现与落实。二是目前表外理财虽名为“表外”,但资金来源一定程度上存在刚性兑付,出现风险时银行往往不得不表内化解决,未真正实现风险隔离。因此,为了更加全面准确地衡量风险,引导金融机构更为审慎经营,需要加强对表外理财业务的宏观审慎评估。

人民银行将继续加强与金融机构的沟通、引导和风险提示,推动相关工作平稳有序地过渡,不断健全完善宏观审慎评估体系。

原标题:央行明年一季度正式将表外理财等纳入广义信贷范围

来源:华尔街见闻 张美

12月19日,央行旗下金融时报称,表外理财纳入宏观审慎评估广义信贷指标实施条件已经具备。

央行有关负责人就表外理财纳入宏观审慎评估答记者问时表示,央行将于2017年一季度评估时开始正式将表外理财纳入广义信贷范围,以合理引导金融机构加强对表外业务风险的管理。具体为:表外理财资产扣除现金和存款等之后纳入广义信贷范围,纳入后广义信贷指标仍主要以余额同比增速考核。

该负责人称,金融机构保持广义信贷平稳适度增长,避免冲时点行为。

需要注意的是,今年底若金融机构表外理财业务冲时点,会大幅拉高明年一季度乃至二、三季度广义信贷余额和同比增速,直接对明年前三季度MPA评估结果造成负面影响。如果有银行因为MPA而冲时点,可能是由于对上述同比考核的机制理解还不够准确。避免冲时点行为,保持广义信贷平稳适度增长,才符合宏观审慎评估的要求。

当被问及央行将表外理财纳入广义信贷范围有何考虑时,该负责人表示,

我们注意到,当前未纳入MPA的表外理财业务增长较快,部分银行的业务还潜藏着一些风险。一是表外理财底层资产的投向主要包括类信贷、债券等资产,与表内广义信贷无太大差异,同样发挥着信用扩张作用,如果增长过快会积累宏观风险,不利于“去杠杆”要求的体现与落实。二是目前表外理财虽名为“表外”,但资金来源一定程度上存在刚性兑付,出现风险时银行往往不得不表内化解决,未真正实现风险隔离。因此,为了更加全面准确地衡量风险,引导金融机构更为审慎经营,需要加强对表外理财业务的宏观审慎评估。

华尔街见闻12月8日援引中国证券网称,某家商业银行近期收到的央行三季度MPA反馈显示,央行已将其表外理财纳入该评估体系,并据此对该行予以了评分定档。

今年10月底,就曾有多家媒体报道,有银行接到央行《关于将表外理财业务纳入“广义信贷”测算的通知》,从三季度起,将表外理财纳入MPA广义信贷范围。当地监管部门以word形式传达了央行关于MPA考核范围调整的要求。

不过,随后,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首席经济学家马骏表示,该消息并不完全准确,MPA仍沿用前两个季度的“广义信贷”指标口径,表外理财并未正式纳入广义信贷范围。

表外理财纳入广义信贷有何影响?

整体影响

光大证券分析师陈浩武认为,这只是纳入广义信贷,因此对银行的风险资本计提以及拨备计提不会有较大影响,并不会大量占有银行的资金和对银行的经营造成较大影响。

主要影响在于限制部分理财扩张迅速的股份制银行和试图弯道超车的城商行的表外理财扩张,对于表外理财资产较重的银行的利润会产生一定影响。

陈浩武认为,长期来说对规范银行业的发展起到了积极作用,对于投机取巧,弯道超车等现象进行了有效地指导与防范。同时,对银行的资产管理能力,尤其是投资能力和风险管理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对大行来说是利好,尤其是基本面较好的建行、工行和中行,对于中小行来说是考验。

广发证券测算了在新旧口径下各家上市银行的广义信贷同比增速,结果也显示大银行所受影响较小,中小银行所受影响较为明显。以下为华尔街见闻根据广发证券测算数据制表:

mpa对银行表外理财的影响

测算

对债市有何影响?

天风证券银行团队评论称,央行有意将商业银行表内外业务统一管控起来,表外理财规模或将放缓,委外投资增速将受到较大影响,从而冲击债市。

不过,光大证券陈浩武认为,对债市会有消极影响,但影响有限:

债市中主要为大银行资金入市,大银行所受的影响相对较小,因为存量巨大,要突破 30%以上的增速较为困难。而中小机构的资金量有限,而且允许30%左右的增速,因此资金量不会出现大规模抽离。

民生证券李奇霖此前表示,委外放缓与否关键看底层资产穿透与否。如果不穿透,在负债成本倒逼下,反而会通过加大委外去杠杆维持资产端收益,对债利空有限。如果穿透,负债成本高企可能会逼银行去接非标,债市则面临去杠杆和量缩双杀。

点评1——

【广发证券-银行业】最详实数据测算广义信贷口径调整对银行的影响

来源:广发证券银行组 沐华:13570065391;屈俊:13560710515

、背景:旧口径抑制表内资产腾挪实现监管套利,考核或将导致资产出表逃避监管

2011年初,为应对流动性不断充裕和通胀压力显著加大等挑战,央行正式实施差别准备金动态调整措施与合意贷款规模考核机制,意在通过更加透明和规范的差别准备金动态调整政策,将货币的总量调节与逆周期的宏观审慎监管框架结合起来。表内贷款的限制后续引发系列金融创新,表外理财非标迎来一波高速发展的时期,13年的八号文加强表外理财监管以后,银行通过表内同业买入返售科目继续进行类信贷业务以规避监管实现监管套利,进而引发127、140号文对同业买入返售非标的监管,银行此后通过投资项下的应收款项类投资科目继续进行类信贷的非标业务。15年底央行提出MPA宏观审慎的监管框架,提出广义信贷作为新的监管指标对银行表内资产规模扩张实施全口径监管,总的来看,MPA考核的核心是通过资本约束资产规模扩张+广义信贷考核以实现金融机构的信贷扩张与经济增长合理需求和自身资本相匹配。

MPA考核由此前单一地关注贷款转为关注广义信贷,能够有效缓解银行在表内通过腾挪资产等手段规避监管实现监管套利,使金融机构表内资产扩张更稳健可持续发展。不过表内广义信贷受限后,银行存在将原先表内业务转移至表外处理以规避MPA要求的可能性,这就是此次MPA考核广义信贷口径调整的可能原因。

二、MPA关于广义信贷口径的调整增加表外理财

本次MPA关于广义信贷口径的调整涉及两个部分,其中纳入表外理财业务引起市场普遍关注:

第一:计算MPA广义信贷余额时,“买入返售资产”项下需提出存款类金融机构之间的买入返售债券(线上债券回购),其他不变。

第二:人民银行除按原有广义信贷指标进行MPA评估外,还将对包含表外理财业务的、扩大化的广义信贷指标进行模拟测算,模拟测试结果将作为三季度评估的重要参考,并有可能影响评估结果。

旧口径广义信贷余额=各项贷款+债券投资+股权及其他投资+买入返售资产+存放非存款类金融机构款项

新口径(含表外理财)广义信贷余额=广义信贷余额+表外理财总资产-表外理财现金余额-表外理财存款余额

广义信贷监管口径调整或将直接抑制资产出表逃避MPA监管、表外理财扩张过快的情况。

三、涉及此次调整的表外理财规模测算

截止2016年6月底,银行理财余额约为26.28万亿,同比增长41.90%。而2013、14、15年银行理财余额分别为10.21、15.02、23.5万亿,同比增速分别为43.8%、47.11%、56.46%。

mpa对银行表外理财的影响

截止2016年6月,从占比来看国有行和股份行理财余额占比最高,国有行、股份行、城商行、农商行占理财总额的比重分别为34.2%、41.4%、14.2%、5.5%;而城商行和农商行增速较高,国有行、股份行、城商行、农商行同比增速分别为34.9%、33.6%、64.8%、118.2%。

mpa对银行表外理财的影响

而考虑到银行理财分为保本型(保证收益类产品和保本浮动收益类产品,表内理财,一般作为结构性存款)和非保本型(非保本浮动收益类产品,表外理财),此次口径调整涉及到的是表外理财,根据我们测算,2014、2015、1H16上市银行表外理财规模分别为8.56、14.22、15.46万亿,15年、1H16的同比增速分别为66.2%、49.2%(未考虑未上市城商行、农商行等其他机构),增速要高于银行理财总额的15年、1H16同比增速56.46%和41.9%。经过测算,若考虑未上市城商行、农商行等其他机构,根据我们测算2014、2015、1H16上市银行表外理财规模分别为10.08 、17.97、20.05万亿,同比增速分别为78.3%、58.9%。

mpa对银行表外理财的影响

mpa对银行表外理财的影响

新口径(含表外理财)广义信贷余额=广义信贷余额+表外理财总资产-表外理财现金余额-表外理财存款余额,因此对于表外理财余额还需剔除掉表外理财配置现金和存款的部分,而2014、2015、1H16年银行理财配置现金和存款的比例分别为26.56%、22.38%、17.74%,根据我们测算,纳入口径的剔除配置现金和存款的部分的银行表外理财的规模分别为7.4、13.9、16.5万亿。

mpa对银行表外理财的影响

四、广义信贷新旧口径测算

新旧口径调整后,根据我们测算的结果来看,国有行压力较小,广义信贷的增速普遍在10%左右;而股份行压力有所上升,其中对平安银行和民生银行的影响最大,分别导致广义信贷的增速上升19.5和10.7个百分点;城商行压力也有所上升。绝对值上来看,根据我们测算新口径广义信贷增速较高的分别为南京银行(41.04%)、民生银行(33.11%)、宁波银行(30.97%)。MPA考核中对全国性系统重要性机构(N-SIFIs)、区域性系统重要性机构(R-SIFIs)、普通机构(CFIs)广义信贷的评分标准为广义信贷增速与目标M2增速(2016年13%)偏离分别不超过20、22和25个百分点(33%、35%、38%)时,此项指标满分,否则为0分。目前来看,未达标的上市银行仅南京银行一家。

表4:根据我们测算新口径广义信贷增速较高的分别为南京银行(41.04%)、民生银行(33.11%)、宁波银行(30.97%)

mpa对银行表外理财的影响

数据来源:Wind,公司财报,广发证券发展研究中心

表5:根据我们测算新口径广义信贷增速较高的分别为南京银行(41.04%)、民生银行(33.11%)、宁波银行(30.97%)

mpa对银行表外理财的影响

数据来源:Wind,公司财报,广发证券发展研究中心

五、若政策执行可能的影响及投资建议

首先强调一点:2016年三季度表外理财纳入广义信贷仅处于“测算”阶段,短期内不会产生实质影响;除非测算的结果相当不理想,会作为微调原口径广义信贷评估结果的重要参考因素。2017年考虑到高基数的因素以及后期银行对表内外资产结构的调整,MPA考核压力可能并没有想象中的大。

我们认为MPA考核将表外理财纳入广义信贷可能造成的影响:

  • 对理财规模和收益率的影响:将表外理财纳入MPA考核实行表内外全口径监管,有助于抑制银行表内业务转向表外实现规避MPA考核实现监管套利,或将导致银行理财增速延续16年以来的回落态势;考虑到可能的风险资本计提等因素,若强化监管将可能对理财的综合成本造成一定的影响,或将加快理财收益率下行。

  • 对债券市场、委外投资的影响:考虑到1H16银行理财投向债券市场的占比达到40.4%,若理财规模规模增速出现下滑可能会制约理财流入债市的资金规模。但考虑到表内理财和自营资金对债券的配置和当前银行资产荒的实际情况,同时房地产调控升级带来配置按揭贷款收缩,银行投向金融市场的占比预计仍将高位运行,但受制于自身的投研能力,委外仍是银行的重要选择。

  • 对市场流动性的影响:广义信贷并没有包括对存款类金融机构的拆放款项和买入返售债券资产,但包含银行体系之外证券、保险、基金等非存款类金融机构,MPA的实施有助于控制对非银机构的杠杆率,对流动性产生一定的制约也属正常,但随着金融机构对MPA考核规则更加熟悉,对流动性管理的重视开始加强,风险意识的提升,后续的影响将会慢慢减弱。

解读2——

【中金银行-黄洁/张帅帅】 流动性观察-理财:货币政策继续趋紧,表外理财增速将放缓至20-30%区间——表外理财纳入MPA考核

媒体报道,表外理财纳入宏观审慎评估(MPA)广义信贷指标实施条件已经具备。央行将于2017年一季度评估时开始正式将表外理财纳入广义信贷范围

(1)如属实,完全符合我们10月初报告《四季度H股金融股不确定性上升》、《货币政策阶段性变化的信号》观点,广义流动性有负面影响,边际上继续维持偏紧状态。

(2)表外理财增速继续放缓。2015年末表外理财同比增长75.2%,2016年8月末表外理财增速同比增长49.1%,我们预计2017年表外理财同比增速区间20-30%,增速继续放缓。主要基于:1)基数效应,截止9月末预计理财规模高达~28万亿。2)表外理财规模纳入MPA考核,目前资本充足率可支持的广义信贷增速限制表外理财的高增长。

(3)影响分化,大银行影响不大。按照1H16测算,将理财纳入MPA后,五大行、招行和北京银行广义信贷增速低于上限,影响不大。

解读3——【中信建投 黄文涛】明年一季度起央行正式将表外理财等纳入MPA管理点评

消息报道:央行有关负责人表示央行将于2017年一季度评估时开始正式将表外理财纳入广义信贷范围,以合理引导金融机构加强对 表外业务风险的管理。

点评:

1、仅仅纳入广义信贷范围,而并非对表外理财计提拨备占用资本金等,在表外理财仍较表内有较多优势的情况下,银行将依然有意愿维持表外理财的规模与增长。因此,存在广义信贷增速压力的银行将针对自身的收益与规模平衡,重新配置广义信贷相关的表内表外资产,单纯纳入广义信贷范围的政策本质上不会造成大规模表外理财的收缩,因此对市场实质冲击有限。但该政策对理财的激进扩张有所收敛,表外理财增速将放缓。当前市场情绪悲观,各风险处爆发发酵期,并且未见政策及基本面信号转折,因而该消息下,市场调整将仍在进行时。

2、更值得注意的是,在当前时点确定将表外理财纳入广义信贷范围,表现出央行对金融市场内流动性风险的留意。近期金融市场动荡剧烈,资金面收紧是一个大背景,而调整的剧烈性和恶性事件的爆发揭示的则是金融市场内资金链条上的风险、市场的脆弱、各机构粗放的扩张及其对流动性风险的防范不足,而这与理财的激进扩张密不可分。

央行负责人答记者问还特别指出了银行冲时点行为,基本明确了对该行为的态度。

同时,路透报道还提及“央行要求金融机构明年贷款等资产应合理适度,并要求金融机构加强流动性管理和资产负债结构调整,有效管控流动性风险”,更证明了全面的流动性风险的管控提上议程。因此明年,央行对广义信贷考核的处罚力度或将提升,更多银行或将真正受到广义信贷考核的约束(此前仍有不少银行在不符合考核的情况下选择先行扩张),而银行冲时点等行为或将进一步被缓解(缓解该行为的本质就是对该行为可能产生的大幅流动性波动的一种平抑 ),另外针对表外理财流动性错配问题( 特别在非标理财中特别严重)或也会迎来更为规范细化的监管。

总体迹象表明,审慎稳健的经营和对各类风险的防范将是来年大主题,粗放发展的金融机构将在监管打击下难以维系,建议合理审慎经营,降低流动性错配。

点评4——

【寒飞论债】表外理财监管升级,机构资产负债重塑仍面压力_央行明年1季度将表外理财正式纳入MPA考核点评20161219

事件:据新闻报道,中国央行将自17年1季度起正式将表外理财等纳入MPA管理,央行要求金融机构加强流动性管理和资产负债结构调整,有效管控流动性风险;要求保持表外理财平稳增长,避免冲时点行为;要求明年贷款等资产增长合理适度。

点评:

表外理财正式纳入MPA监管,对影子银行监管再度升级,中小银行理财扩繁荣时代终结。继11月银监会发布银行表外业务管理指引后,12月再度发文将表外理财正式纳入MPA监管,央行在金融去杠杆和回归稳健中性的政策目标下,已先后对银行表外业务、表外理财、委外投资等加大限制,对影子银行监管再度升级,剑指“去杠杆、去通道、去非标”,回归“资本约束资产”的监管核心,抑制银行广义信贷迅猛扩张,降低影子银行高风险、高杠杆、高期限等资产与流动性的错配加剧金融体系风险。

中小银行表外理财迅猛扩张势头遭遇逆转,广义信贷额度更加紧张。根据MPA考核规定,银行广义信贷增速与目标M2的偏离不得超过22-25个百分点,如果按照17年M2为13%的话,意味着广义信贷同比不超过35-38%,事实上,2016上半年银行理财同比增速仍达到46.6%,尤其城商行和农村金融机构扩张迅猛,城商行的理财资产相比年初已扩张58%,大幅超出MPA监管红线,这意味着中小银行在监管时点上面临的广义信贷额度十分紧张,有限的额度向信贷倾斜,因此,表外理财(尤其是同业理财)、委托投资等表外业务等在季末面临大幅压缩的压力,尤其在政策刚颁布的年末时点和17年1季度冲击较大,导致银行面临资产负债表上同业资产的刚性调整压力,对流动性和债券市场产生较大冲击。

债市微观交易模式面临坍塌,降杠杆冲击仍未结束。本轮债市冲击如此剧烈,很大程度上受到影子银行扩张和委外投资膨胀下,债市的交易和杠杆结构之间的复杂性、关联和层次更复杂、链条更长,一旦遭遇流动性和市场下跌,抗冲击性很差,本身酝酿了较大波动率。主要表现为:

1)银行超储的分布更分散,安全垫变薄,相当于杠杆更大。超储资金从大行流向分散的股份行、中小银行;

2)银行流动性资产变得更不稳定,从传统意义上的流动性资产(现金和超储资产) 也正在转化为同业存单、货币基金、同业理财等现金管理工具;

3)银行业务模式改变,通过委外投资,将流动性链条延伸至公募基金、券商资管和私募资管等,承担了更大的流动性错配、信用错配和杠杆率。

我们预计本轮流动性和债市冲击对于银行机构资产负债表的重塑仍未终结,推测的演绎路径主要以下几点:

1)银行机构可能在后期收紧对非银机构的流动性授信,“去杠杆”很可能再次加速。由于传言涉及到多家非银机构,银行机构很可能再次收紧对非银机构的流动性授信,而非银机构的债券组合杠杆相对较高,叠加跨年流动性需求季节性回升,很可能会导致金融机构“去杠杆”再次加速。

2)一些灰色地带和与影子银行相关的债券市场业务,很可能面临严格监管并不再存在,银行业务模式将发生变化,15年资产出表化和委外扩张的势头遭遇整体收缩,部分委外资金、产品和业务面临到期终结回流表内的压力,中小银行依托金融投资业务进行高速扩张和盈利的模式遭遇困境,银行资产负债表的真正刚性调整尚未完全反应。

3)部分高杠杆机构在这轮债灾中面临的自营资管、产品和业务等的亏损,可能对资本金造成冲击,这部分负面影响尚未体现。

微观交易模式正在坍塌,冲击尚未终结。11月以来的债市下跌,除了年末考核和外部因素共振冲击外,央行对于金融降杠杆的监管不断升级,对表外业务、表外理财、流动性和杠杆等影子银行的监管加强,导致市场的微观结构和业务模式面临坍塌,市场的下跌从“量变”到“质变”,非银机构受冲击更加剧烈,加速了债券市场“失血”。短期来看,央行防范金融风险、抑制资产泡沫、回归稳健中性的方向未改,基础流动性仍是收紧的态度;从银行资产负债表看,债市大跌对银行资管负债表冲击的实质性调整尚未完全体现(收缩表外业务、压缩表外理财、控制委外投资,限制同业资产,加大备付现金等),甚至受冲击严重的一些机构还面临损失确认和资本压力,部分债市的高杠杆和灰色地带业务可能难再开展,微观结构的调整仍将持续一段时间。

债市绝望的背面是希望,但冬天仍未过去。随着暴跌持续,债市的安全边际也在不断提升,相对于信贷、股市等其他资产的吸引力在不断提高,考虑到2017年大银行等机构在年末季初的配置压力,受流动性非线性冲击最大的利率债水平已具备了相当的配置价值,配置机构已可以逐步入场。对于交易机构而言,可密切关注微观指标,等待市场发出企稳信号:1)经济周期和库存复苏见顶,重回下行压力(预计春节以后2季度左右);2)海外利率在充分price in“川普刺激”和3次加息后的震荡和预期证伪;3)债市风险传导至实体广义融资收紧,信用违约密集上升。如果这些信号指标出现,央行的紧缩态度可能发生微调,市场将重新面临一轮交易机会。

点评5——

【天风研究·固收】孙彬彬、高志刚关于表外理财纳入MPA点评(20161219):同比考核,配合去杠杆

①央行有关负责人正式确认将表外理财纳入MPA考核,距离纳入测算指标过去不到一个季度,推进时间略超预期;

②答记者问内容和央行下发的《关于将表外理财业务纳入“广义信贷”测算的通知》没有差异,表外理财纳入广义信贷的标准(理财余额-现金-存款)没有变化,对于影响有两个重点的角度,值得重点关注;

③一是强调了对于广义信贷的考核标准是同比增速,尤其强调银行理财不应当在四季度冲规模,主要是纠正对于广义信贷考核基数的理解,由于是同比考核,四季度冲规模不会改变明年前三季度的基数,反而会太高增速,如果是环比考核,四季度冲规模才有效;

④二是将“表外理财纳入MPA考核”这件事作为“去杠杆”的政策体现和落实,而表外理财中最受关注的是类信贷和债券资产,那么从“去杠杆”这个明年推动力量最大的经济工作来看,类信贷和债券或将面临需求波动;

⑤央行将表外理财纳入MPA考核可能导致理财规模扩张放缓,考虑到当前银行类机构和委外的投资思路正在发生变化,可能进一步加大市场调整压力,仍然建议控制仓位,谨慎操作。

原创文章,作者:景合财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hyyfw.com/show/958.html